看啦又看小說網(www.hzbsln.co)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四十節 偶然x的x收獲(4)

    莫厄走過去:“怎么,有什么想買的嗎?”

    王洛看向他。(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想也買不起,這里的道具都是幾十萬的底價....而且也不是很強啊。”

    “而且,我剛才把一件道具放上去,顯示是半價回收。”

    莫厄:“這里,大都是能在特殊場景起到特殊作用的物品。對有需求的人來說,完全值這個價錢,砸鍋賣鐵也會買。”

    王洛看向他:“這樣....你買過嗎?”

    莫厄看向售貨機。

    “對。當時雖然付出了很大的代價,但是事后,買到的道具救了許多人。”

    “你記下這里都有什么,這是正確的。之后,說不定就會需要用到某種。”

    王洛:“我...對了,你過來是有什么事?”

    莫厄:“之前,你提到的那些有關克禿嚕的想法,我告訴了我的朋友...然后,他用了這里的一件道具...你看,就是這個模擬場景發展劇情的道具。”

    王洛看向自動售貨機:“也就是說,他用了模擬場景發展的道具,按照我說的那些做法,進行了嘗試?”

    莫厄:“對。我那朋友,聽說了你的這些思路之后,認為這思路可能很正確。這樣做,就有很大的希望從里面活下來了。”

    “然后,劇情大致是這么發展的...”

    他把王洛模樣的人偶,以及蘇苒在場景里的遭遇對王洛大體上說了一遍。

    王洛:“這...你的朋友在哪里?我能詳細看看嗎?”

    莫厄:“呃...他不在這個場景里。”

    王洛:“這個...”

    莫厄:“你要是覺得不合適,我可以跟他說一聲,付給你報酬。”

    王洛:“我不....有報酬當然很好。”

    “好吧。其實,之前我只說了一部分。主要原因是,你并沒有詳細問....”

    莫厄攤了攤手:“我也沒想到他會進行這種實驗。他不在這個場景里,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時候買到那種模擬道具的。”

    王洛點點頭,沒說什么。

    莫厄:“現在,他預設的主角跟同伴聊起了有關怪物本質的事情。那個主角,說起了你之前提到過的,廟神和村民的故事,然后遭到了反駁。這個該怎么處理?”

    接著,他把蘇苒反駁的話說了一遍。

    王洛:“這....這方面的關鍵,就在于明確邏輯。”

    “把無所不能、掌控一切的存在稱作神明---然后看到一個稍微比自己強的對象,就胡亂把‘神明’這個詞套上去。”

    “你剛才說,場景的掌控者就等于神明....這個‘就等于’里面,就蘊含著極大的危險。”

    “在做了這樣的認定之后,會有進一步的推斷:神知曉一切,掌控一切,因此,任何的反抗都是無意義的,任何的掙扎都是無價值的。只能服從、順從,以便爭取茍活。”

    “但是,不把這個詞套上去呢?”

    “那它就只是一個很強大,有各種特殊能力的智慧生物,或者一個自身并不強大,只是利用周圍的設備,有條件決定我們身邊情況的智慧生物。”

    “這樣的話,他便可能是有缺陷、有弱點、有喜好、有敵人的。利用這些,就有可能達成擊殺,或者引發精神上的共鳴,使其改變做法。”

    “對于之前那個故事里的村民來說,廟神就是能掌控他們命運的強大存在。這一點,和你之前提到的克禿嚕與城市里那些懼怕他的居民之間的關系,是頗為類似的。”

    “而具體到我們身上,那個掌控場景的存在和我們的關系,與廟神對那里居民的關系也是類似的。”

    “它們的態度不會完全一樣,但本質是相同的。只要有人能跨越那恐懼,去面對他----并不一定能擊敗他,但這樣一來,他就已經失去了最強大的武器。”

    莫厄:“這樣...”

    王洛:“你明白嗎?恐懼,其實是這三個存在共同都在使用的,最強大的武器。”

    “在心底鼓起勇氣,跨過這恐懼,就走出了勝利的第一步---也是強者的第一步。”

    莫厄:“那要是遭遇攻擊了呢?”

    王洛:“這...正常來說遭遇攻擊該怎么樣,那就怎么樣。”

    “該防御防御,該閃避閃避,該把它引向敵人就引向敵人。這種事....那個把神像扛到橋上的人,其做法是可以借鑒的。”

    莫厄:“在你看來,這些怪物會更傾向于去攻擊相信他們的人?這....”

    ---

    蘇苒向后退了一步,用充滿警惕的表情看向王洛和他身上的黃光。

    在閃爍了好一段時間后,那黃光才消失了,王洛臉上痛苦的表情也消失了。

    “怎么回事?”他看了看自己身上,這樣說道。“剛才發生了什么嗎?”

    蘇苒沒有回答。

    王洛晃了晃腦袋。“對了,你剛才說的,并不對。”

    “我們進入這里,不管是因為什么,總是有原因的。不會因為我們‘不信’,就能讓我們直接回去。”

    “但是,有一個原則:不能因為找不到原因而恐懼,不把敵人設想成無所不能---這是勝利的必要條件。嗯...必要而非充分條件。”

    “掌控這個場景的存在,比那位廟神強的多。但是,我們也比廟神周圍的居民強的多。論比例,說不清大小。但是,傾向性、喜好、心態,應該存在相似之處...”

    蘇苒:“你是說,無論是場景里的神,還是這里的怪物,都更喜歡能反對它們的人,而會懲罰那些相信它們的人?”

    王洛:“這個要看他們的具體性格。”

    “故事里的那位廟神,是一幅成熟官僚的模樣----知道自己幾斤幾兩,所以做出了那樣的選擇;這個空間和場景的控制者...我之前猜測過,它可能只是一個在玩別人制作的游戲的小孩子...”

    蘇苒的面孔因憤怒而扭曲了起來。“你在胡說什么!?”

    王洛:“嗯?這只是猜測,你生什么氣?”

    在聽到這樣的問題后,蘇苒張開嘴,像是想要反駁。但之后,她劇烈的喘息了一陣,又恢復了平靜。

    “沒什么,你繼續說。”

    王洛打量了她一下。“我們先回去吧。在這里能做的事情,差不多也就這些。對了,掛到城外的那些畫怎么樣了?”
老重时时彩走势图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