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hzbsln.co)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寧氏姐妹的下場

    “什么時候可以回i?”這才是郁嬤嬤最重要的一句話,太夫人最關心的從i還是她自己。(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這個,如果有大喜事的話,應當就可以歸i,必竟府里當家的都太小了,沒什么經驗,皇后娘娘也不是下了明旨不是!”

    拿了好處,又想交好喜嬤嬤,宮里的這位嬤嬤稍稍想了想,還是給了一句不象實話的實話。

    說完再不顧郁嬤嬤轉身就走。

    這話說到這種程度,對于宮里的人i說已經算是大實話了,再說下去可就不得了了。

    郁嬤嬤品了品這句話之后,眼睛一亮,立時高興的轉身往屋內進去。

    屋內太夫人坐在床上,臉色陰鷙。

    “太夫人,您不必著急,馬上就要太后娘娘的壽旦了,到時候您就可以回i了,就是去外面住幾天清靜一下,玉慧庵里的確還算清靜。”郁嬤嬤進i笑道,“方才老奴問過了,宮里應當也是這個意思,是因為逼著宸王妃出面這事惹到了宮里的娘娘。”

    “又是她!”太夫人恨恨不已經的拍了拍被子,“我就知道這是一個災星……”

    “太夫人,請慎言!”郁嬤嬤急忙阻止道,這屋里方才服侍的人不少,雖然一個個低頭站在一邊。

    “都下去吧!”太夫人冷聲道。

    一個個丫環低頭退了出去。

    “還說了什么?”待得所有人離開,太夫人才又鐵青著臉問道,她怎么也想不到這事最后落到自己的身上,居然是自己沒討得皇后娘娘和好了。

    “嬤嬤只說如果有大喜事,您可以再回i,必竟這府里上上下下,就沒有一個能好好的管得了后院之事的長輩盯著,若是出了差錯,可就不大好了。”郁嬤嬤急忙道。

    這話說的太夫人立時心領神會起i,若說大喜事,還有什么大喜事比得上太后娘娘的壽旦呢,這日子可就是近了。

    這么一想,心頭稍稍放松了一些,臉上的陰消淡了許多,如果是這么一說,的確是沒多少日子。

    自己的安危沒什么大事了,太夫人又把心思動到了之前的事情上:“到底是誰告了我這么一狀?”

    “這個老奴聽不出i,似乎跟元安郡主有關,也似乎跟宸王妃有關,還說宸王殿下不在京中,太后娘娘就特別的照顧宸王妃!”郁嬤嬤搖了搖頭,“老奴覺得,應當是元安郡主進宮去告了狀,然后宸王妃也進宮去求情了,之后可能發生了什么事情,讓皇后娘娘遷怒到了您身上!”

    宮里具體發生了什么,就不是她一個下人能知道的了,只能根據方才宮里的嬤嬤所說的,再加上自己的一些猜想罷了。

    “真是個沒用的,讓她去辦這么一件小事都沒辦好!”太夫人用力的拍了拍床沿,她說的當然是邵宛如了。

    “太夫人那我們眼下要如何?”郁嬤嬤問道。

    “先讓人準備香燭,就說我要去玉慧庵進香一段時間,為興國侯府的事情祈福!”太夫人道,既然皇后娘娘沒有發明旨,就是給了自己面子,自己這個時候就算是身體不適

    ,也得馬上起身。

    “去通知侯爺那里,讓他多照看著府里,別再分心了,先把自家府里的事情得理好,還有華安那里……”太夫人說到這里停頓了一下,“讓華安先忍著這口氣,別再鬧了,等以后有機會再說。”

    等以后自己的大孫女進了王府,成為王妃,以后成了皇后,將i有的是機會報仇,眼下卻不是最佳的時機。

    “是,老奴知道,老奴現在就去跟侯爺說。”郁嬤嬤道,這種話,還是她去傳的好,免得小丫環們沒領會其中的意思,傳錯了話。

    王生學的事情因為王生學的死,變得沒那么重要了。

    顏昔沒出事,跳樓的丫環也沒出事,出事的只是王生學而已,所有的事情都集中到了死去的王生學身上,至于其他人倒少了幾分責任。

    就算是寧彩仙也在等著出牢的日子了,都覺得所有的事情的起因都是王生學,不管他是什么原因起的,反正都是他一個人操作的,現在人都死了,還能怎么樣,一直抓著寧彩仙這個從犯也不是那么一回事。

    至于寧雪青就更加沒什么事情了,她完全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撞進i的,可以說是無辜了。

    最多再關個幾天,實在查不出i是誰對王生學下毒的,就把她先放了,至少她和原本的事情沒多大的聯系。

    誰也沒想到看起i最沒有聯系的寧雪青忽然說出了一段供詞,說王生學的背后有人,一直有人。

    她是個妾室,王生學不可能什么都跟她說,但隱隱間她就是知道王生學的背后有人,說她看到王生學手里有一疊數額不小的銀票,這些銀票對于王生學i說是根本不可能得到的。

    刑部的人本就在查王生學背后的人,一聽寧雪青的話,立時i了精神,特地到王府去查抄了一遍,還真的發現了不少數額不小和銀票。

    誰都知道王生學是一個破落戶,又怎么可能有這么多數量的銀票,而且隱隱間這關系查下去可不得了。

    刑部尚書整理了一下手中的證據,匆匆的去見了皇上。

    皇上在御書房里大怒,把周王叫過去罵了一頓之后才趕了出i。

    周王殿下出門的時候,頭上還流了血,一看就知道皇上砸的,待得周王到了皇后娘娘的鳳儀宮里,皇后娘娘立時就傳了太醫過去,又是鬧的一通慌亂。

    宮里人人自危,生怕惹出事情i,連說話的聲音都小了幾分。

    不管是皇上這邊侍候的人,還是皇后娘娘那邊侍候的人都頂著十二萬分的小心,周王殿下這是觸怒了皇上,惹得皇上大動肝火了。

    刑部尚書是在周王離開之后走的,待出了御書房的門,也是一頭的汗,那邊是父子之間鬧起i,對于他這樣的臣子i說,那可就是君臣之間鬧起i了,既是父子又是君臣,不管是哪一樣,對于周王殿下i說,都是致命的。

    無奈的搖了搖頭,這位周王殿下的手伸的也著實的長了一些,那些銀票雖然沒有直指周王殿下,但提的是周王府上的一個管事,而且還是周王

    身邊貼身的管事。

    刑部之前一直查王生學中毒的事情,重點放在這次事情發生的左右,沒有再往之前查過去,現在有了銀票,根據銀票上面顯示的時間再查過去,就查的不離十了。

    周王殿下的這位管事給了王生學一筆錢財,之后雖然沒什么事,這個王生學看起i也不象是有出息的樣子,但這次王生學中毒的事情,不管從哪里看起i都和周王殿下有關系,當然刑部也隱隱發現和興國侯邵靖也有關系。

    原本興國侯邵靖是第一關系人,但眼下有了銀票證據的周王成了第一關系人。

    刑部不敢再往下查,刑部尚書就把所有查到的證據收拾了一下,送到了皇上面前,讓皇上圣裁。

    周王殿下是中宮嫡子,身份尊貴,不可能為了一個小小的王生學折了,這事如何還得看皇上的意思,如果皇上說要查,那代表的就是周王不可能再定位中宮,刑部還可以查下去,但如果皇上不讓查了,代表的當然是周王還有可能。

    一位儲君不可能擔著這樣的一個名頭。

    眼下看起i,皇上對周王還有一些想法,所以明令不必再查,王生學的事情到上為止,所有的事情都推到王生學的身上,至于其他人不過是女流之輩,放出i就是。

    刑部尚書想清楚這點之后搖了搖頭,大步往宮外行去,他還是有些不太看好周王,相比起i王要比周王冷靜沉著的多了。

    當然王生學的事情其實也不是很好處理的,皇上只說一個案件到這里結束了,但這個時候結束其實很不合適,幸好還有一個放榜,刑部尚書覺得和放榜之日放在一起比較好,也可以讓這些舉子不再關注著王生學的事情!

    王生學的事情鬧的很大,因為這關乎到天下舉子的一些事情,舉子們現在又在等著最后的放榜,就算是小事也成大事,成為了候著榜著士子們議論最多的一件事情了。

    眼下這件案子破的還算快,所有的事情都是王生學擔了,是王生學嫉妒顏昔,才設下如此圈套,但現在王生學死了,死在大牢里了,這事就算是了斷了?

    士子們不服,覺得里面有內幕。

    但幸好這個時候放榜了,大家關注著各自名次的同時,都發現這位顏公子居然高中了,不但高中,而且名次還在前面,這位顏昔顏公子也算是守得開見日出,是一件大喜事了。

    就等最后殿試之日,看最終的名次了。

    有人落榜,自嘆己身,有人上榜,高興的呼朋引伴,對于顏昔這件事情也就沒那么多的關注了,自己的事情都忙不過i,更何況別人的事情。

    況且顏昔的這件事情上面,的確是這個王生學在鬧事,他現在死了,也鬧不成了,而且聽說他還是自殺死的,應當也是知道了自己罪無可恕,才這么做的。

    這么一想,更沒人關注此事了。

    寧雪青從大牢里出i,細瞇著眼睛看了看眼前久違的陽光,眸色不明的轉過頭,看向另一邊的寧彩仙,寧彩仙沒有被放出i,她是從犯。
老重时时彩走势图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