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hzbsln.co)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084章 血戰到底一當十

    蘇八丟下盾牌,也將上弦的弓拿起。(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做為一名刀牌手,橫刀近戰是他的特長,但是步弓遠射他也是刻苦訓練過的,幾乎每一個秦軍府兵都要練開弓射箭,每一個府兵,不論步騎,都配備弓弩,隨時能兼任弓手。

    長弓半人多高,配上長剁箭,威力極強。

    雖說他蘇八的箭法肯定比不上弓弩火長,但對面這么多的蠻子,隨便射。

    南蠻還有很遠,但是弓弩火長已經帶著三組弓弩手率先開弩,他們手里的弩機射程極遠,百五十步就可先發。

    南蠻子們大吼大叫,不過五十名府兵卻都很沉穩,他們又不是第一次上戰場,有的府兵更是從中原打到關隴,再從關隴又打到嶺南,最終到了這天之南。

    弓弩火長張進三十多歲,曾經是一名獵人,他的射術超群,曾經一箭射落天上雙雁。此時一把擘張弩在手,幾乎不用怎么瞄準,抬起就射。

    擘張弩射程遠,百步還可入榆木三分,不過也有其缺點,就是射速慢。大秦軍器監的弩局研究改進,把七種弩的構造大大優化,部件減少,更不易損壞,且裝填和發射的速度更快,過去臨敵不過一二發,現在則臨敵可四五發。

    一弩射出,遠遠跑在最前面的一名南蠻子應聲而倒。

    張進熟練的再次上弦,繼續扣動鈑機。

    連射三弩,連殺三敵。

    而他的八個手下弓弩手,各持擘張弩,也是幾乎弩不虛發,敵人還未近前,他們九人已經射倒十幾人。

    “張進,好樣的,回去后老子給你們請功。”

    隊長崔升大聲笑道,做為一名近戰兵,他雖持弓,但弓的射程卻比弩要近不少,弩手們已經各自射出兩三箭,步兵持弓還在瞄準呢。

    張進又搭上一箭,還不忘記提醒,“賊近百步,準備!”

    蘇八用力拉開弓,搭上長箭,瞄準一個南蠻子,這是一把兩石強弓。

    秦軍的強弩,雖射倒十幾名蠻子,可他們人多勢眾,并沒有放慢,反而咆哮的更大聲。蘇八心想著,他娘的可惜他們只有一隊府兵,若是遇到他們整營在這,只要他們擺起盾陣長矛在前,弓弩手在后狂射,等射的差不多了,放出輕騎殺出,對面就得崩潰。

    可惜他們現在既沒有輕騎兵,也沒有弩車和神機炮。連個大點的盾陣線都擺不出。

    “賊近六十步,弓箭放!”

    弓弩火長張進這時都已經射出了五弩,也干脆把弩機放下,提起了更輕便的弓。

    張進輕松的挽開了自己的兩石步弓,一箭射出,又射翻一個南蠻子,蘇八都忍不住心中叫好,怪不得平時這些弩手們伙食都比他們要好一些,甚至訓練的補貼都要高一檔次,現在看看,人家確實值。

    每個弩手都是寶貝啊,在戰場上,只要給他們放箭的機會,他們絕對是敵人的惡夢,就如這個張進,這么片刻的功夫,賊人還沒近前呢,他已經射出了五弩一箭,放倒了六個南蠻子。

    張進屏住呼息,眼瞧自己瞄準的那蠻子已經越來越清楚,便也松開扣弦手指。箭咻的一聲射出,然后那名被瞄準的賊人應聲而倒。

    蘇八高叫一聲,中賊。

    然后馬上又伸手撈起一支箭,再次尋找目標。

    南蠻子太多,幾乎不用瞄,這些人似乎根本不懂的如何躲避弓箭手,他們就那樣密密麻麻的跑來,甚至還挺胸抬頭,生怕自己不夠顯眼,連塊木盾都不知道要舉,身上也沒有甲,真是極好的靶子。

    心里暗數了五個數字,蘇八又一箭射出,這次箭支只中了那賊子的肩膀,賊人并未倒地,帶著箭繼續前沖。

    蘇八惱火,把上又取箭上弦,仍然是瞄準那個帶著箭的蠻子,這次他數了七個數才放箭,南蠻子這下沒那么好運氣了,一箭射中胸口應聲而倒。

    “盾牌!”

    隊長崔升還在舉弓放箭,可另一邊已經發出了命令。

    一伙刀盾兵,一伙步槊大盾兵,于是聞令紛紛放下自己的弓。

    十八名盾牌手,各舉著自己的盾牌站在外圍,立起盾牌。范八一手盾,一手橫刀,眼緊死死的盯著烏泱泱沖來的蠻子們。

    弓弩手仍然在放箭。

    但是長矛手和刀斧手們,已經放下了弓,各自握緊了自己的近戰兵器。

    范八已經能看到那些蠻子們沖來,腳下濺起的塵土。

    真丑陋的蠻子啊。

    “刺!”

    一聲大喝。

    九名大盾手,刺出了手里的步槊,整齊如一。

    沖到盾前,高高舉起棍棒刀斧的蠻子們立即被刺了個透心涼,這邊步槊收回,那邊他們身后的長矛手已經緊接著刺出丈八長矛。

    相比起蠻子們的槍矛,秦軍府兵的步槊和長矛都更精良,丈八(四米五左右)長,配有充滿殺傷力的步槊頭或長矛頭,槊鋒和矛鋒都很長,用上好的鋼鐵打造,這相當于是一支長長的木棍上綁著把利劍。

    而蠻子們的槍矛可就簡單的多,不但更短些,而且槍矛頭也要短小的多。

    蘇八把握盾的左臂收緊,讓自己的身體左側在前,身子半曲。

    他們刀盾兵的盾要小些也輕些,這是適合他們戰斗方式而設計的盾牌,刀盾手講究的是輕便,迅速,能夠跳蕩而進,翻滾劈砍。

    但現在蠻子太多,他們得守好這個陣。

    一名蠻子的大棒狠狠的砸落,蘇八感覺盾牌都快散架了,甚至自己的左半邊身子都有些麻了。可他沒有顧的上這些,左臂盾牌擋下這重重一擊同時,馬上扭身,盾牌讓開,然后右手握著橫刀向前砍出。

    他們的橫刀比起一般的橫刀要略長些,也更重些,環首直刃,修長的刀身,鋒利的刃角,橫刀擁有極強的刺穿能力,兼具很強的劈砍能力。

    雖說如今騎兵們已經舍棄這種直刃橫刀,改為帶弧度的彎刀身騎兵刀,可蘇八依然喜歡這橫刀。

    鋒利的橫刀可以一刀刺穿五層牛皮,一刀斬開七張牛皮,而據說橫刀大師所打造的御用橫刀,甚至能一刀斬開十三層牛皮,一刀刺穿一件明光鎧甲。

    對面的蠻子長的有些意外的高大,但他卻光了個膀子,鋒利的橫刀斜斜切過,頓時腹開腸出。

    刀劍交加之聲不絕于耳。

    長矛手們一起喊著號子,不斷的刺槍收槍。

    而刀斧手們,個個人高馬大,握著十五斤重大刀和重斧,每一刀斧劈下,都能砍死一個狂妄的蠻子。

    弓弩手依舊在放箭,幾乎不用瞄準。

    蘇八麻木而又機械的不斷揮盾劈刀刺刀,一個又一個蠻子倒下。

    很快,五十秦軍陣的四面,就已經堆起了無數尸體。

    血腥沖天!
老重时时彩走势图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