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hzbsln.co)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085章 云計算與虛擬現實網絡

    “你能看到嗎?”

    “……看到什么?”

    “那座橋梁,”何昌文用手指比劃了一下,表情古怪的繼續說,“就是陸院士說的那個輪廓。(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食指抵在了下巴上,韓夢琪認真思忖了一會兒,開口說道。

    “我也不清楚自己看到的那個東西,是不是師父說的那個……但大概有點感覺吧。”

    原本以為自己的師妹和自己一樣聽的云里霧里,結果沒想到居然聽到了這樣的回答,何昌文頓時驚了。

    “我去,你……能聽懂他在說什么?”

    不太明白師兄為何如此激動,韓夢琪表情古怪的點了點頭說。

    “嗯……我大概能感覺到一點,不過這也可能和我前段時間正在做的課題有關吧。”

    何昌文:“……什么課題?”

    韓夢琪:“黎曼zeta函數在奇正整數點處值的超越性問題。”

    何昌文:“……”

    看著忽然陷入沉默的師兄,韓夢琪微微遲疑了下,問道。

    “……有什么問題嗎?”

    “沒什么,”何昌文搖了搖頭,臉上帶著懷疑人生的表情,語氣復雜地說道,“我的課題差不多也是這個。”

    ……

    幾乎是同一時間。

    金陵高新技術園區星空科技總公司的會議室里,一位穿著西裝、模樣經常會出現在各種表情包中的男人,臉上帶著穩重的笑容,遞出了手中的文件。

    “應貴司的要求,我們對最初的那份提案經過了一定的修改,相信這一次的磋商一定會比上一次愉快。”

    雖然身為企鵝集團的老總,但此時此刻面對著這位比他年輕的ceo,他的臉上卻沒有任何輕視的表情。

    接過了那份文件,陳玉珊熟練地掃了眼提案中的內容,嘴角終于牽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

    就在坐在她對面的馬騰,正努力觀察著她臉上表情的時候,她開口了。

    “有幾條需要改一下。”

    聽到這句話,馬騰臉上的表情浮現了一絲凝重,不過語氣倒還是先前那副輕松的口吻,笑著說道。

    “請講。”

    “關于協議中的排他部分全部刪除,我們對這套虛擬現實系統的定位不是企鵝游戲的啟動器。另外,我要求貴司在采用我方虛擬現實相關技術的同時,承擔協助我們采集用戶數據,配合我們的研究對虛擬現實系統進行完善的義務。”

    雖然沒能達成排他性質的協議有些令人遺憾,但聽到星空科技并沒有借著這個機會獅子大張口,馬騰總算是松了口氣。

    講道理,這可是虛擬現實技術。

    這種劃時代的技術在起步階段,游戲做成什么樣子根本不重要,就算是用腳做出來的游戲,只要它是能夠以完全沉浸式的虛擬現實技術呈現出來的,都必然會火遍世界。

    別說是這點小小的要求,就算他們想增持一點騰訊的股份進入董事會,都是可以考慮的。

    不過,星空科技好像并不太看得上他們就是了。

    至于配合星空科技采集用戶數據……

    這個對于現代互聯網公司來說,根本就不叫個事兒。

    不采集用戶數據怎么,怎么精準定位地推送廣告不對,應該說怎么為用戶提供更好的服務呢?金陵高等研究院需要的數據,只管拿去就好了。

    面帶微笑地點了下頭,馬騰欣然說道。

    “如果只是這些的話,我們同意貴方的提議。”

    陳玉珊微笑著點了下頭。

    “那就祝我們合作愉快了。”

    談判磋商進行的很順利,雙方在當場便達成了合作意向。

    至于具體的合同,會在重新擬定之后,于次日簽訂。

    從會議桌前站起身來,馬騰笑著伸出右手和陳總握了一下。

    “一直聽說陳總年輕有為,今天總算是有幸見到一面了。”

    “馬先生過獎了。”

    “過獎是不存在的,我見過不少企業的高管,很少有人能在您這樣的年紀做出這般成績,”馬騰笑了笑,繼續說道,“只是唯一有些遺憾,這兩天都沒有見到貴公司的另一位靈魂人物。”

    陳玉珊笑了笑說,“您指的是陸院士嗎?”

    “是啊,”馬騰點了下頭,說道,“聽說他剛剛從上京回來了,不知我能否有幸拜會一下?”

    陳玉珊:“我會將您的意思轉達給他,不過,我覺得您還是不要抱太大希望比較好。”

    馬騰愣了下,問道:“最近他很忙嗎?”

    “差不多,”陳玉珊點了下頭,“不過最關鍵的還是,他對于生意上的事情也不是特別感興趣。除非,你能帶去令他感興趣的話題。”

    將合作伙伴送出了公司,回到了總裁辦公室里的陳玉珊,將電話打給了陸舟。

    電話接通,聽到那聲“喂?”從電話那頭傳來,她的嘴角不由自主地翹起了一抹笑顏。

    “是我,在忙?”

    電話那頭的聲音有些嘈雜,聽起來像是食堂。

    如此說來的話,他應該在吃放。

    陳玉珊甚至猜都不用猜便知道,他這會兒正在吃的是什么。

    “還沒開始,不過接下來的幾天恐怕會比較忙。”

    陳玉珊:“那產品發布會的事情我就不麻煩你了,還有馬總的邀請。”

    “馬總?”

    陳玉珊:“企鵝集團的老總,我看他樣子對你還挺感興趣的,不過我估計你沒什么興趣就是了。”

    正在吃著烤肉拌飯的陸舟笑著搖了搖頭,“我有什么值得感興趣的。”

    “你太謙虛了,對你感興趣的人可多著呢,”彎了彎嘴角,陳玉珊清了下嗓子,說起了正事兒,“就在十分鐘前,我們和企鵝集團達成了合作,根據協議中關于協助研究的部分,讓他們會配合我們的實驗針對用戶的數據進行采集,包括不限于對游戲等產品的內容進行針對性的修改……”

    用了大概五分鐘的時間,陳玉珊將這兩天和企鵝集團的談判過程簡潔完整地復述了一遍。

    安靜地聽完了學姐的陳述,陸舟點了點頭,給出了一句肯定的評價。

    “干得漂亮。”

    聽到這聲夸獎,陳玉珊的嘴角頓時不由翹起了一絲得意的笑容,開了句玩笑說。

    “那是必須的,畢竟是我。”

    陸舟笑了笑,停頓了片刻之后,繼續說道,

    “以后我們和其他互聯網公司的談判,照著這個模板進行就可以了。另外,有一件事情我得拜托你去做。”

    陳玉珊:“什么事?”

    陸舟:“我們需要一座超算中心。”

    超算中心?

    聽到這個意料之外的詞,陳玉珊略微遲疑了下。

    “……金陵高等研究院不是已經有一臺超算了嗎?”

    陸舟搖了搖頭說道:“那是實驗用途的,而且規模還是太小了,我需要的是一座采用大規模并行計算技術的商用超算中心,專門用于處理虛擬現實網絡相關數據的那種。現在既然已經有其他企業找上門來了,等到我們對這個技術完成了商業化,總不能還用金高院的超算吧?那樣既不專業,還會占用我這邊的研究資源。”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陳玉珊若有所思地點了下頭,“簡而言之,就是需要將數據遷移出去對嗎?”

    陸舟點了下頭說道。

    “可以這么說。”

    “而且,這也是為以后做準備。”

    相對于基于傳統電子設備的平面網絡而言,虛擬現實系統將人們與互聯網的接觸方式提升了整整一個維度,在解放用戶和開發人員的想象力的同時,也讓數據的規模呈現了指數式膨脹的趨勢。

    陸舟曾經和米埃爾教授討論過這個問題,并且一致認為這種趨勢會隨著虛擬現實網絡的應用范圍的擴大,而無休止地膨脹下去。

    現在依靠商用服務器便可以應付,最多兩年服務器機房就得升級成超算中心。

    而最多十年,可能便只有傳說中的能夠對多線程、多任務并行處理的量子計算機,才能承擔這種量級的計算了。

    以個人電腦在體積上和維護成本上等等多方面的限制,是根本不可能承載的了這個計算任務的。

    而且真的要求每一個用戶都準備一臺企業級的服務器,恐怕這項技術注定只有少部分人才消費得起了。

    而針對這樣的情況,陸舟在和米埃爾教授商量之后,討論出來的方法是將所有的計算工作全部集中起來,交給云端計算器去完成,而用戶那邊只掌握數據的接口。

    即,相當于只需要一個頭盔和一張網卡,便可以連接到虛擬現實網絡中。

    事實上,這不僅僅是虛擬現實網絡的未來,也是未來平面網絡的發展趨勢。

    隨著程序的功能越來越多,占用運算資源越來越大,個人移動設備再想要進一步縮減體積,也只能將cpu甚至是硬盤整個拋棄掉,將所有的計算放在云端上。

    而按照這個模式,誰為整個虛擬現實網絡中的用戶提供云計算服務,誰就將掌握整個網絡的最核心的部分。

    這是一種比專利壁壘更可靠、更牢固的機制。

    不管是五十年還是一百年,只要不出現嚴重的經營失誤,或者虛擬現實網絡被更高級的技術淘汰,星空科技都將作為整個虛擬現實網絡永恒的管理者而存在……
老重时时彩走势图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