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hzbsln.co)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三百九十八章 心靈導師

    呂玲綺出頭的想法終究被劉毅止住了,看得出來,呂玲綺跟小環的感情不錯,畢竟當年從墨城開始,就在呂玲綺身邊伺候了,從一個十三歲的小丫頭一直到現在,幾乎等于是呂玲綺看著長大的,這期間因為劉毅居無定所,呂玲綺身邊的侍婢也會經常換,畢竟那些侍婢多半是有家的,但唯獨小環父母雙亡,自到了呂玲綺身邊之后,就一直跟在左右伺候。(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處的久了,這感情上自然是有區別的,所以鄧氏離開后,哪怕小環不是最合適的,也依舊接替了鄧氏的事情,那段時間真的是手忙腳亂。

    小環的事情,算是這次劉毅回來平淡日常中的插曲,接下來的時日里,劉毅拋開所有煩心事,多數時候都是陪伴妻兒,如今他位高權重,要說真的完全避開應酬也是不可能的,自回來之后,岳陽城、長沙、貴陽乃至江陵都有人送來邀請赴宴的帖子。

    大多數都被劉毅推了,但也有推不掉的,劉毅多半也是一日來回,晚上肯定在家陪妻兒。

    年關將至,荊南一帶這些年年景越來越好,人們對節日的重視自然也開始加重,作為這荊南之地的重要樞紐,每天往來的客船也比往日里多了許多,大家都想要趁著這年節之前多賺些錢,然后回去好好過個節。

    天工坊在劉毅的見一下,順便推出了一些比較新奇的物件兒,比如年獸的擺件或是配飾,由劉毅新弟子負責帶隊趕制,四級的水平,屬性算不上太強,但也比之尋常配飾效果強了不少,這些雕刻一般都會有栩栩如生的屬性,足以彌補匠藝之上的不足,一推出,便是供不應求的狀態,讓劉毅又小賺了一筆。

    劉毅白天沒事的時候,多半帶著吊桿,頂著斗笠在洞庭湖畔尋一處好位置去釣魚,不管能不能釣到,但在這樣難得清閑的日子里,找件不用費腦子費心思以及體力的事情做,劉毅覺得會是一件很愜意的事情。

    “家主,夫人喊你回去用晚食!”小環來到劉毅身邊,看著用斗笠遮著臉,曬著太陽的劉毅,輕聲喚道。

    “哦。”劉毅把臉上的斗笠摘下來,從躺椅上起來,舒爽的伸了個懶腰。

    “家主,你的魚竿呢?”小環幫劉毅收拾魚簍,魚簍里只有一條魚,魚竿卻不翼而飛,小環看了看湖面,有些無奈,估計魚竿又被魚給拖進湖里了,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小環也只是隨口一問,并不指望回答。

    “剛才有只魚跟我說它想用這根魚竿一統洞庭百萬水族,我看它竟有如此雄心,便將魚竿贈予。”劉毅看著洞庭湖的方向,慨嘆道:“一只魚兒都有如此志氣,你說我等生而為人,是否也該振作起來?”

    小環看著劉毅,將魚簍提起來道:“家主,再不回去,飯菜就涼了。”

    劉毅有些無奈的看了小環一眼,算了,這種事兒,還是她自己慢慢想吧,至少現在病好了,能干活了,自己這甚為家主,侍女的感情問題都要操心,也太累了。

    “走吧!”將斗笠往腦袋上一帶,免得一會兒被人認出來又是一番麻煩客套,帶著小環往回走去。

    小環依舊有些渾渾噩噩,不過家里的事情倒是操持的不錯,呂玲綺還是側面打問了一下對方的身份,是貴陽那邊一大戶人家的公子,聽說長得挺不錯,有些詩才,只是如今荊襄和蜀中選吏主要以務實為主,在這方面對方顯然并不達標,未能出仕,被家里安排看管生意。

    具體發生了什么事,不得而知,但很顯然,是對方爽約了,或是無意,或是有心,劉毅想想也大概能理解,既然是大戶人家,哪怕是劉毅府上的侍女,但終歸是侍婢,娶做妾室可以,但要做正妻是不可能的。

    “怎的還是去打聽了?”劉毅詳細的聽完之后,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看著呂玲綺道。

    “夫君,你說那朱公子浮華無能,與夫君比也多有不如,為何小環還是愿意跟著他?到如今依舊渾渾噩噩的……”呂玲綺有些不解。

    “這沒法比較。”劉毅從懷里掏出一枚銅錢:“我又不是這五銖錢,誰都喜歡,你要說本事,孔明、士元他們比我厲害多了,夫人是更喜歡他們還是更喜歡我?”

    “這怎能一樣?”呂玲綺不滿道。

    “怎么不一樣?感情這種事兒,是沒有道理可講的,也許在我們眼里,他們有一萬個不般配,但對小環來說,喜歡的理由只有一個,她愿意,這就足夠了,只可惜,并非所有的兩情相悅,都能修成正果啊。”劉毅嘆了口氣,他的感情經歷其實也并不豐富,對于這種事情,也只能講一些大道理。

    “那夫君看來,小環還有機會么?”呂玲綺好奇道。

    “懸!”劉毅搖了搖頭,不想在這個話題上多言,難得的假期,不能被這些事兒給左右了。

    冬日的夜很長,劉毅在飯后休閑一番之后,回屋休息,他的作息很規律,在沒有一些夜間運動的情況下,幾乎都是掐著點入睡的,這幾日正趕上呂玲綺不方便,自然也沒什么夜間娛樂,早早地便回房休息。

    “小環?”劉毅看著幫自己鋪床的小環,笑道:“行了,你這些時日也怪累的,去休息吧,這些事兒,我來就行,夫人呢?”

    “夫人在陪公子歇息,吩咐奴婢今夜侍奉家主。”小環躬身道。

    “又來這套?”劉毅無奈的搖了搖頭:“你去休息吧,別聽夫人的。”

    “此番,是小環自愿的。”小環搖了搖頭,默默地想要解開衣衫,卻被劉毅伸手按住。

    “這算是要自暴自棄?”劉毅看著小環道。

    “奴婢,本就該做,只是此前任性妄為,全賴家主心胸廣闊,如今小環想通了。”小環低著頭。

    “你呀~”劉毅揉了揉小環的腦袋:“你是我們看著長大的,你愿不愿意,我會看不出來?”

    坐在榻上,拍了拍身邊的道:“坐,今日受什么刺激了?”

    “沒有。”小環搖了搖頭,固執的想要解開自己的衣帶,卻被劉毅強行按著坐下來,她一小女子,哪扛得住劉毅這般神力。

    “想不想聽聽我對你們的看法?”劉毅看著小環笑道。

    小環抬頭,看向劉毅,沒有說話,但眼神顯然多了幾分神采。

    “若你想要,動些手段,我能讓那朱家屈服,朱家確實算得上富戶,但連豪族都算不上,你是我劉毅的侍女,我和夫人也一直拿你當女兒來看,要說門第,配得上他,那朱公子定看得到這一點,此番與你斷開,無外乎兩個原因。”

    見小環注意力過來,劉毅伸出手指:“第一個,另有了新歡,我是男人,比你更了解男人,別管嘴上說的如何天花亂墜,但男人對女人,所謂的一見鐘情往往源于對方的樣貌,他既然能在短時間內喜歡上你,就能在更短的時間內喜歡上另一個,如今天下連年征戰,男少女多,美女,這天下并不缺少。”

    “那第二呢?”小環顯然不愿意接受這個原因。

    “第二便是家里的原因,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像我與夫人這樣的,終歸是少數,他家中若不同意,而他性子若不是那種強勢之人,或者關乎到繼承家財的事情,放棄你,并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情。”

    “這么說有些冷酷,但都不是孩童了,當年司馬相如與卓文君的結局,我應該給你們說過。”

    小環明顯還是有些不愿意接受,看著劉毅問道:“那家主呢?這些年就沒有想過納妾?”

    “想過啊,我也是男人,而且夫人也并不排斥。”劉毅理所當然的道:“但我若真要納妾,要想的問題很多。”

    “比如鄧嫂?”小環好奇道。

    “嗯。”劉毅點點頭,也不否認他確實對鄧氏動過心:“不過我得為她考慮啊,艾兒前途遠大,這仕途之上,有時候出身是很重要的,我若納了她,以后艾兒的仕途不會太順暢,這姻緣這種事情,不只要有緣,也得有姻,這其中要考慮的問題很多,我若納了她,對艾兒不好,而且以后若是再有了孩子,會有更多的麻煩事,我怕麻煩。”

    “那……”小環低下頭:“小環呢?”

    劉毅無語的看著她:“我把你當女兒看,你卻想占有我?”

    饒是小環此刻心情低落,聞言也不禁被劉毅逗得面紅耳赤。

    “這就對了,你的問題其實比較簡單,但若真納了你,以后我們有了孩子,地位上還是會吃虧一些,都是自己的骨肉,哪有高低貴賤之別?但世人都認這一套啊,將來肯定讓人小視,也可以把孩子給其他人,然后再過繼回來,那樣就是嫡出了,但我沒有兄弟,而且到那時,你的兒子管你叫姨娘,你是什么感受?”

    “這婚姻啊,是一輩子的事,我當然可以不管你們的感受,以我今日的地位,便是納個百十來個妾,都沒人會管,但沒有意義,而且我很懶,還想做很多事,所以納妾也就偶爾想想。”劉毅摸了摸小環的腦袋道:“以后啊,別再這么作踐自己,你可是我劉府的大管家,這個身份,他朱家若能娶到你,那是高攀,這世上好男兒多得是,以后別沒事老往我床上鉆。”

    小環默默地點點頭,站起身來,對著劉毅輕輕一禮:“婢子知道了,多謝家主。”

    “去睡吧。”劉毅擺了擺手。

    小環躬身告退,臨出門時,突然回頭,看向劉毅:“若是家主不嫌棄,婢子愿意的。”

    “出去!”
老重时时彩走势图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