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hzbsln.co)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六百二十四章 別怕,朕在

    灃州,海月之角高崖。(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因為潛龍秘境開啟未多久,陪著年輕修士而來的長輩們熱鬧勁還未消,彼此之間詳談甚歡,而同時自滄瀾城徒步而來的普通民眾,此時也陸續趕到高崖,還未等自氣喘吁吁中恢復過來,便已經完全被眼前,炫目至極的迷光大島直接震撼,呆呆地站立原地,久久才張嘴歡呼。

    如此一來,此時的海錯崖上卻反而比之前更為熱鬧,同時年輕帝王所在的那輛不起眼的馬車外圍,道道防線更加嚴密,甚至連一身銀甲的鎮海王蜚廉琴都鎮守于馬車旁,確保安全。

    此時的鎮海王蜚廉老太太,并未佩戴銀色面盔,圓圓慈祥的臉龐之上也是笑意盎然,顯得心情不錯,隨后緩緩開口道:

    “陛下神識出竅已經接近二刻鐘,想來是成功地進入了潛龍秘境的核心之地。”

    “這神州浩土之上,能真正看清陛下修為的人,不多了。”

    李淳風的雙眸之中帶著敬意,誠然,在國運之氣,以及遠古遺跡系統的雙雙加成之下,趙御體內的修為就如同眼前那一望無際的巨神海一般浩瀚無邊,甚至就連李淳風都會在不經意間感覺到壓抑,隨后其一撫白須,繼續開口道:

    “在這個已經開始的新時代,我們這些老一輩腦子的認知,立馬便會根本上,或許在不遠的將來,初,虛,實,掌緣生滅,陸地神仙這些流傳無數年的境界都會被推翻,在陛下帶領下的新世界,會朝著我們都意想不到的方向發展。”

    李淳風的聲音之中,有遺憾,有慶幸,他也已經很老了,走不出那步,天人五衰終究會降臨,而或許他看不到那一天的到來,才會覺得遺憾,反倒是其身邊,年歲還要大一些的鎮海王更為灑脫,笑著開口:

    “大夏繁榮昌盛乃吾輩畢生為之奉獻,以后千古,也可昂頭挺胸面對人族先烈,或許有幸還能在后世的記載之中,留下些只言片語,這輩子足矣!”

    這二人的談話,周圍年輕的禁忌者們可以理解,但是卻沒有辦法感同身受,因為年齡不同,閱歷不同,而這其中論真正活的最久,就非遠古巨人熔巖夸莫屬,因此后者微微側頭,緩緩開口:

    “有時候,我們遠古巨人反而會羨慕壽命短暫的種族,比如人族,因為存活太久,其實就是時間最長的刑罰,擁有的太多,反而就不會珍惜,或許這是我們龍伯國國君大人釣鰲取樂的原因之一吧,于時間之海中迷失,輕視時間,沒有了敬畏,本就是一種大罪。”

    熔巖夸此言一出,一股來自于大道無情的寒意便直接撲面而來,忽然,馬車之外,天地之間一股恢弘的意志從天而降,原本負手閉眼而立的趙御直接睜開眼眸,煌煌浩瀚的帝威直接向四面八方席卷,瞬間沖淡來自虛空之中的寒意。

    年輕帝王周圍的所有人,同時面色肅穆,低頭輕輕開口請安道:

    “恭迎陛下神游歸來。”

    “不必多禮。”

    趙御動了動雙手的手指,稍微適應了一番回歸軀體之后的感覺,隨后抬頭,皺著眉,瞇著眼看向天際正在逐漸下沉的太陽,嘴唇微張,繼續開口道:

    “李淳風,安排一下,即刻回宮吧。”

    “諾!”

    大夏西北,神京城。

    當位于大夏最東邊的太陽逐漸沉下巨神海,處于西北的神京城還是半下午,陽光明媚,但是今日的神京城,大雪紛飛。

    神京城已經好些日子沒下過雪了,因此早些時候,那突如其來的暴雪,反而使得神京城的無數民眾們皆輕吁了一口氣,紛紛開口感嘆道:

    “這才對嘛,神京城不下雪的冬季,那多反常。”

    因為臨近元日,這座大夏第一雄城之中的年味也逐漸變得濃郁,再過幾日,那就是大夏為期一旬的元日假期,屆時,農戶們不再下田,木匠們不再出工,孩童們也不用去學宮上課,神京城才是真正的熱鬧。

    神京城,白帝宮,大雪之下威嚴和神圣并存,而御花園外那座參天石像塔之下,一片銀裝素裹之中,胭脂那嬌小的身影,靜靜地站立。

    胭脂身旁,一位宮女撐著傘,將天際間落下的鵝毛大雪隔絕在外,但是那吹襲而來的北風,帶著凌冽的寒意,刮在臉上生疼無比,隨后舉傘宮女輕聲開口道:

    “皇后娘娘,您都在這兒站了一下午了,奴婢先帶您回御花園內部吧,這兒風太大了,一會如若陛下歸來,自會有人來報。”

    話音落下,胭脂搖搖頭,依舊站在原地,看著前方沉默不語,原本明媚的大眼中,有著化不開的憂傷,她披著一件白色的大氅,在寒風之下四散飛舞,而俏臉之上,也有些許被風吹久了之后的紫紅。

    撐傘宮女看勸說無望,將頭轉向不遠處,順著她的眼睛看去,大雪之下,佇立著一隊身披甲胄的皇城護衛軍,而宮女看的方向正是護衛軍總指揮使,眼中帶著詢問與祈求。

    皇城護衛軍總指揮使輕吸一口氣,隨后向前邁出一步,剛想繼續上前勸說,卻立馬停下腳步,向后退回,頭顱低垂,表情肅穆恭敬,只見石像塔下,飛舞的鵝毛大雪之間,一道接著一道傳送光柱驟然亮起,直接將紛飛的雪花向外吹散。

    幾息之后,傳送光柱散,趙御衣袍紛飛的身影出現在胭脂身前,望著后者淚流滿面的臉龐,將其涌入懷中,心疼無比的開口詢問道:

    “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朕不在宮中的那幾日,胭脂你受委屈?”

    胭脂將頭埋在趙御的肩頭,隨后用力抓住了趙御身上的衣角,哽咽著開口:

    “陛下,奶奶她,被天人五衰之劫,奪去了視覺。”

    趙御聞言,抱著胭脂的雙手狠狠一抖,但是卻被他死死控制住,隨后大雪飛舞之下,年輕帝王抬手輕輕拍著懷中胭脂的肩膀,緩緩開口,傳出的聲音,依舊帶著沉穩和令人心安。

    “別怕,朕在。”
老重时时彩走势图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