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hzbsln.co)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五十二章 猛虎出山

    從城外戰斗開始,康斯坦察的民眾等了兩天,終于等到了事情真相的公布。(www.hzbsln.co)

    就在今天,伯爵大人和阿萊克修斯皇帝、希伯來,以及康斯坦察一系列高級官員們,在大議會的門前發出了公告。

    公告的內容主要有兩項。

    首先,是關于此次的動亂,是康斯坦察內部出現以副議長為首的叛徒,各**隊聞風趕來協助平叛,在遭遇叛軍伏擊,受到慘烈傷亡后,終于將叛徒全面擊潰。

    其次,是伯爵大人為感謝希伯來前來支援,決定將伯爵之位讓給自己的大哥希伯來,拜占庭帝國長公主安娜,將會擔任康斯坦察大議會的大議長,以報答恩情。

    沒了。

    傻子都不會信。

    出現叛徒?各國聞風趕來支援?

    希伯來自小在康斯坦察長大,一直被視為下一任伯爵人選,而且風評從來都不錯,康斯坦察的民眾對他也沒有什么惡感。

    但希伯來八年前不是就死了嗎?尸體在城樓上所有人都見到了,怎么又從地獄回來了?

    兩人八年前殺得死去活來,這次就為了報答,伯爵大人連自己的伯爵之位都讓出去了。

    這可能嗎?

    康斯坦察的民眾大眼瞪小眼,看著那名宣布公告的市政廳官員,等著他做進一步解釋。

    市政廳官員本來沒有解釋的義務,但是這一次,是希什曼命令他們去解釋的。

    這一解釋,就旁敲側擊地衍生出了另外一個版本。

    阿萊克修斯皇帝和伯爵大人,以及希伯來先生,三人布了一個大局,至于有多大,誰也不知道。

    反正這三個人聯合起來,坑害了其它國家一把。

    具體的,由阿萊克修斯皇帝提出各國組成聯軍,假意要推舉不知道怎么回事,八年前并沒有死的希伯來,坐上康斯坦察伯爵的位置。

    各國云集響應,紛紛派兵響應,三人合計,將那些來犯之敵全部殲滅在了康斯坦察城下。

    伯爵大人讓位給希伯來先生,就是為了掩人耳目的。

    不然你看,明明是盟軍,拜占庭的軍隊進來了,昨天波蘭人再想要進城,怎么就被攔在了城外不讓進呢?

    這個說法還稍微有一點可信度,但其實還是經不起仔細推敲的。

    伯爵大人這么做,自己伯爵之位、大議會的大議長之位都沒有了,他是為了什么呢?

    這說不通。

    于是有心人,又推測出了第三個版本。

    說拜占庭帝國聯合各國進犯,以推舉希伯來先生登上康斯坦察伯爵之位,伯爵大人經過抵抗,在外城區殺敵無數,但不忍城中居民受苦,于是甘愿投降禪位。

    這個說法邏輯上是通的,而且大方向并沒有錯,可以說很接近事實了。

    但是現在,民眾們想著在大議會兄弟二人那親密無間的模樣,都認為那應該不是刻意裝出來的,所以比較傾向于第二種說法。

    更何況那第二個版本,是希什曼派人專門散播出去的。

    因為那個版本,對康斯坦察更加有利,而對拜占庭帝國則非常不利。

    阿萊克修斯皇帝聽到流傳的第二個版本之后,就非常地不高興。

    自己和希什曼、希伯來兄弟通謀,坑害其它國家?

    阿萊克修斯皇帝明白,這個說法一旦成為主流,那拜占庭帝國的聲譽將會受到嚴重的打擊。

    雖然阿萊克修斯皇帝的計劃本來就是這樣的,但這種東西絕對不能放到明面上來。

    東歐各國現在個個元氣大傷,八個國家的國王,除了僥幸未能進城的波蘭國王,以及還在攻打保加利亞王都的那個保加利亞老國王之外,其它的全部都沒能回來。

    英格蘭國王威廉三世、和匈牙利王的尸體找到了,已經被燒得不成人形。

    威尼斯總督在港口,被康斯坦察的弩手萬箭穿心。

    至于另外三個國王,這兩天過去還沒有任何音訊,但大概是兇多吉少了。

    這件事情如果真的讓第二種說法流傳全歐洲,那帝國想要吞并這些國家,就只能依靠武力解決,而不單單是一紙外交文書了。

    阿萊克修斯皇帝眉頭緊鎖,雖然帝國現在攻下這些國家并不難,但是要注意到西邊羅馬教宗和神圣羅馬帝國的動向。

    他們絕對不會眼睜睜看著帝國就這樣大肆擴張的。

    那些國家如果相信了這一套說法,那他們就極有可能倒向羅馬教宗,甚至直接改信。

    這個打擊,阿萊克修斯皇帝承受不住。

    阿萊克修斯皇帝本想跟安娜好好商量一下,但是安娜因為昨天晚上在地牢中訊問希什曼一整晚,現在非常疲憊正在休息,也沒有第一時間去打擾她。

    阿萊克修斯皇帝只是想著現在權力的交接已經完成,康斯坦察的民眾就算再不愿意,都木已成舟了。

    他想讓士兵去抑制流言的傳播,卻遭到了希伯來的反對,說了一堆什么言論自由、破壞憲法的問題,阿萊克修斯皇帝也聽不大懂。

    現在的阿萊克修斯皇帝,想的更多的東西,其實不是如何抑制流言的傳播,而是如何頂住這些外界的壓力,武力將這些國家吞并入帝國的版圖。

    阿萊克修斯皇帝還在想著,但他渾然忘記了,城外不僅有帝國的軍隊駐守,另外還有兩萬多波蘭人和各國殘兵。

    所以阿萊克修斯皇帝不會關心,就在昨天他拒絕波蘭人進城之后,一名康斯坦察的哨騎出城去,進入了波蘭人的軍營。

    “陛下!”

    “陛下!”

    一名拜占庭貴族匆匆忙忙地跑了進來,跪在了阿萊克修斯皇帝的面前。

    “怎么了?”

    阿萊克修斯皇帝有些疲憊地問道。

    “不好了,陛下!”

    那貴族慌忙道:“城外!波蘭人!那些背信棄義的家伙,突然對帝國發動的攻擊,我們沒有任何準備,現在傷亡慘重,大營已經快要被沖散了!”

    “什么!”

    阿萊克修斯皇帝騰地站起,他沒有想到那些波蘭人居然這個大局已定的時候,還敢向帝國的軍隊發起攻擊。

    別說阿萊克修斯皇帝身在康斯坦察,就算自己還在軍營,都會被打個措手不及。

    “快!立刻!”

    阿萊克修斯皇帝下令道:“去,把圣甲騎兵調出城去,擊潰那些波蘭人,另外,派人去找希伯來先生,讓他馬上發兵出城救援,夾擊波蘭人!”

    “是!”

    那拜占庭貴族慌張地下去傳令。

    大意了!

    阿萊克修斯皇帝立刻檢討著自己。

    太過放眼未來,完全忘記了當下的情況,自己被勝利沖昏了頭腦,有些飄飄然了。

    阿萊克修斯皇帝立刻冷靜了下來,城外的波蘭人和其它潰軍加起來不過兩萬,帝國的軍隊是他們的一倍,就算是遭遇偷襲,也應該能夠撐一段時間。

    只要圣甲騎兵和康斯坦察四大營的援軍趕到,就沒有理由會輸。

    阿萊克修斯皇帝思考著,但沒過多久,又被一名侍從打亂了思緒。

    “陛下!”

    “陛下!”

    那侍從冒失地從門外闖了進來,跪在了阿萊克修斯皇帝的面前,身體有些顫抖著。

    又是壞消息?

    阿萊克修斯皇帝深呼一口氣,強做鎮定道:“怎么了?”

    “陛下!保加利亞王都那邊,色雷斯公爵傳來消息!”

    那侍從言語之間帶著焦急,說道:“色雷斯公爵軍營遭到一股來歷不明的土匪襲擊,保加利亞王都軍隊趁勢與土匪兩面夾擊,色雷斯公爵大敗,軍隊損失慘重,保加利亞老國王被土匪斬首,現在色雷斯公爵,已經帶殘兵返回了帝國!”

    “廢物!”

    阿萊克修斯皇帝額頭青筋暴起。

    堂堂帝國的軍隊,居然被一股來歷不明的土匪擊潰!

    土匪?這附近有什么土匪,敢進攻帝國的軍隊!

    五千人的軍隊圍攻一個小小的保加利亞王都,居然還能被打得這樣大敗,色雷斯公爵,除了在床上勇猛之外,上的戰場就是這幅模樣嗎!

    阿萊克修斯皇帝突然意識到,這樣一來保加利亞的小女王,就有機會從其他領地集結軍隊,威脅帝國了。

    不過情況還好,帝國還有時間。

    只要解決了城外的波蘭人,那保加利亞的軍隊就不足為慮。

    只希望康斯坦察軍能盡早發兵,平定這場戰爭吧。

    ……

    ……

    然而康斯坦察是不可能發兵的。

    希什曼這時候正和希伯來坐著,兩兄弟一起聊著一些不著邊際的話題,小口嘬飲著葡萄酒,似乎要將這八年來未說完的話全部過一遍。

    “沒想到啊,希什曼。”

    兩人坐在至高堡的露臺上,聽著城外隱隱的喊殺聲,希伯來笑道:“威尼斯的艦隊是你的,保加利亞的土匪也是你的,不知道地中海上的海盜是不是你的呢?”

    “哈哈,我沒那么厲害。”

    希什曼大笑道:“不過黑海的海盜,我還是養了一些的,他們每年從拜占庭帝國的商隊那里,可是撈到不少好東西。”

    說起厲害,希什曼認為自己的大哥希伯不比自己差。

    希伯來進入康斯坦察才兩天,就已經展露出了他強大的手腕。

    是的,挑唆城外波蘭人進攻拜占庭的這一手妙計,不是希什曼做的,而是出自希伯來的手筆。

    希什曼根本沒想過這件事。

    希伯來派人跟波蘭人取得聯系的時候,希什曼還處在安娜的溫柔鄉之中。

    “海盜,土匪,艦隊。”

    希伯來笑著搖頭道:“現在你都要走了,還藏著這么多東西,準備留著下崽嗎?”

    “你放心,我會讓人列一個清單出來,走之前全部交到你手里。”

    希什曼笑著,卻語氣鄭重道:“以后就辛苦了,大哥。”

    “這話你已經說過好幾遍了。”

    希伯來看著天空的皓月,說道:“父親留下來的東西,我們兄弟三人,總得照看好了才是。”

    只可惜兄弟三人,現在變成兄弟兩人了。

    “當哥哥太不容易了。”

    希什曼哈哈笑道:“老三一死了之,倒是不用再為這些事發愁了,大哥你先是八年的隱姓埋名,現在又要接手我這個爛攤子,最是辛苦了。”

    希伯來笑道:“你若是把康斯坦察稱作爛攤子,不知道會羞殺多少人。”

    希什曼看著希伯來臉上那道恐怖的傷疤,心想這真是一個可靠的大哥。

    自己這段時間告訴了他多少東西,先祖的日記,上帝之書,超自然的怪物。

    希伯來大哥只是默默地聽著,像是在聽一個平淡無奇的故事一般,表現得云淡風輕。

    在希什曼說完了所有東西之后,希伯來笑了笑,說道:“交給我吧。”

    這一句話,讓單獨支撐了康斯坦察八年的希什曼,第一次真正意義上地卸下了肩上的重擔,把背后完全交給了自己的大哥。

    這個被希什曼從小用他那套現代思想熏陶了十二年的大哥,早就已經超脫出了這個時代,有了一個跟希什曼相近了思考方式了。

    至少能算半個穿越者了,康斯坦察交到大哥手里,希什曼很放心。

    “對了。”

    希什曼說道:“還有一件事情,是關于長公主安娜的。”

    “我知道。”

    希伯來點頭道:“在你回來之前,我會讓她永遠走不出康斯坦察一步,永遠嫁不了人。”

    “別永遠了,這樣一搞好像我跟占著茅坑不拉屎的渣男一樣。”

    希什曼無奈搖頭道:“四年,不,六年,六年我沒回來,就當我死了吧。”

    六年之后安娜二十四歲出頭,她既然不愿意跟自己走,那自己只能做點混蛋的事情了,但好歹沒混蛋得那么徹底。

    希伯來想了想,說道:“要么八年吧。”

    “好,就八年。”

    希什曼將杯中的葡萄酒一飲而盡,抱著一個大盒子站了起來,說道:“我去跟其它人道個別。”

    “嗯,去吧。”

    希伯來說道:“其它所有的事情,我來善后。”

    希什曼說道:“記得別把拜占庭帝國打壓得太死,薩拉丁還得靠他們牽制呢。”

    “嗯,知道了。”

    兩兄弟那獨特的思考方式,終于又出現了。

    旁人覺得那些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兩兄弟從不考慮能不能做,而只考慮要不要做。

    希什曼最后托付的那句話里,還帶著些許的擔憂。

    似乎是在害怕自己的大哥玩得太高興,忘乎所以之際,會把拜占庭帝國一不小心傷得太厲害了。

    自己的大哥希伯來不擅長玩小陰謀、做小動作,但是說起陽謀與大戰略,希什曼自認為是遠遠不如的。

    在希什曼的眼中,希伯來大哥如果想要做的話,現在有康斯坦察作為根基,拜占庭帝國絕對不是他的對手。

    更何況現在長公主安娜在康斯坦察,阿萊克修斯皇帝身邊少了這樣一個智囊,希伯來大哥要對付這些離心離德的拜占庭人,簡直易如反掌。

    如果說希什曼是一只狡猾的狼,那以后拜占庭帝國要面對的,將是希伯來這一只雄壯的猛虎。
老重时时彩走势图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