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hzbsln.co)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81章 偶遇

    《獵鷹》得到中央領導首肯,電影上映和發行的障礙就徹底掃清。(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許望秋覺得有必要好好慶祝一番,就跟王嵐西到翠花胡同的悅賓飯店吃晚飯。這是一家小餐館,也是北平城的第一家拿到個體餐飲工商執照的私營餐館。

    這家餐館去年10月開張。在開張那天因為沒有相應的票證,沒法買菜。飯店主人劉桂仙只能去了菜市場,買了4只鴨子,因為買鴨子不需要票。不過三天之后,美國合眾社對悅賓飯店做了報道,于是,全世界都知道了這家胡同里的飯館。在此時幾個月中,77個國家的記者前來采訪,各國大使紛紛前來品嘗,劉桂仙一家迅速成了萬元戶。

    許望秋和王嵐西循著菜香走進悅賓飯店的時候,悅賓飯店的四張桌子已經坐了三張,而客人基本上都是老外。許望秋和王嵐西見有空位置,便往那張空著的桌子走。

    就在這時,有個老外見到許望秋微微一怔,開口叫道:“許,許先生!”

    許望秋扭頭一看,老外不是別人,正是法國設計師皮爾-卡丹;在他身邊還有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穿著打扮十分講究,紅色羊絨披肩,又有點像中大衣,里面是黑絲絨衣裳,鮮紅的口紅,描眉畫眼,應該是華僑。

    當初許望秋給皮爾-卡丹出過主意,讓他到中國來辦時裝秀。在79年的時候,皮爾-卡丹帶著幾名法國模特,在民族宮舉行了新中國第一場時裝秀。蘇白、劉林他們獲得了皮爾-卡丹的邀請,都去看了時裝秀。許望秋當時在魔都拍《鋤奸》,遺憾地錯過了。

    許望秋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皮爾-卡丹,笑容滿面地道:“皮爾-卡丹先生,好久不見了,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你。”

    皮爾-卡丹笑道:“是的,好久不見了。我還說到你們學校去找你,沒想到在這里遇到你了。”皮爾-卡丹笑著介紹道:“這位是我朋友宋懷桂女士,也是我們公司在中國的代表。”

    許望秋聽到宋懷桂,頓時知道這個女人是誰了。在未來二十年中,這個女人是中國最有名的沙龍女王,是一個傳奇人物。其實在宋懷桂的人生中,最傳奇的一件事就是她是新中國第一樁涉外婚姻的參與人,她與保加利亞留學生萬曼在婚姻登記處受阻,結果她楞是寫了封信給周/總/理,獲得特批,才順利結婚.

    在八十年代,宋懷桂作為皮爾-卡丹在中國的代表,為中國培養了第一代模特。83年皮爾-卡丹旗下的馬克西姆餐廳在北平開張后,她作為經理開始打理餐廳。由于她在政界、文藝界都有廣泛的人脈,所以馬克西姆餐廳成為了政界、文藝界人士聚集的場所。

    在80、90年代走入馬克西姆餐廳,可以會碰到當時正意氣風發的張一謀、陳凱哥、姜紋,遇到最美好年華的鞏麗、劉曉慶、林青霞,還有可能遇上阿蘭-德龍、貝托魯奇,甚至是美國前總統里根、英國前首相希斯。

    宋懷桂還給了搖滾樂手們演出的舞臺,崔健、唐朝、何勇、呼吸等搖滾先驅在這里獲得了演出的機會,馬克西姆餐廳也因此成為中國搖滾的圣地。崔健的《花房姑娘》唱的就是宋懷桂的女兒宋小虹,而他后來也娶了宋小虹。

    許望秋微笑著道:“原來是宋女士,久仰大名。”

    宋懷桂在政界有些人脈,微笑道:“許先生,你好。你讀過你的劇本,看過你的電影,還聽過你的音樂。一直想要見見你這位奇人,一直沒有機會,今天算是如愿以償了。既然難得遇上,不如一起吃吧。我們也是剛到,菜點了,還沒上呢。”

    如果是許望秋一個人,自然沒關系,不過他是跟王嵐西一起,這事就不能他說了算,便問王嵐西:“院長,你看?”

    王嵐西笑著:“既然是你的朋友,那就一起吧。”

    許望秋便向皮爾-卡丹他們介紹道:“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中國電影出口公司的總經理王嵐西先生。”

    皮爾-卡丹和宋懷桂雖然不了解電影出口公司,但聽到公司前面能掛著中國兩個字,就知道這不是普通公司,再看王嵐西穿著干部服,氣度非凡,自然不敢怠慢,都十分客氣的向王嵐西問好。

    落座之后,許望秋請王嵐西點了兩個菜,然后就跟皮爾-卡丹聊。他知道皮爾-卡丹到中國,除非搞時裝秀應該不會有別的,就問是不是最近又要辦時裝展。

    皮爾-卡丹告訴許望秋,他準備在中國組建一支模特隊,培養一批中國模特,將他們推向世界。不過說到模特這個問題,他顯得有些苦惱:“今天我們見了三個演員,有兩個演員是你們學校的,叫方姝、張鐵林,他們形象和氣質都特別好,但他們拒絕了做模特的要求,說沒聽過這份職業。他們是你的同學,還跟你合作過,不知道你能不能幫我勸勸他們?”

    如果是其他人,許望秋肯定是毫不猶豫的支持,但方姝和張鐵林是相當優秀的演員,讓他們改行做模特實在太浪費了,就道:“方姝有影后潛質的演員,張鐵林也相當優秀,他們是學電影的,讓他們改行做模特有點可惜了。”

    皮爾-卡丹道:“這對他們來說是一次機會,我可以把他們推向世界,讓他們成為世界聞名的模特,他們的人生將從此改寫。”

    許望秋覺得皮爾-卡丹這話有點傲慢,淡淡地道:“去年五月份《鋤奸》到戛納電影節展映,方姝和中國電影代表團成員一起出席了《鋤奸》在戛納的放映活動。另外《鋤奸》在東瀛的票房很好,我們接下來有一部電影要跟東瀛電影公司合作,東瀛那邊的代表點名方姝,希望她能夠出演。她留在在電影圈,同樣可以獲得世界級的舞臺。”

    宋懷桂正在問王嵐西電影出口公司的事,聽到許望秋這這么說,不禁看了他一眼,心想許望秋真的跟其他人不一樣,現在國內很多年輕人見到外國人,要么羨慕,要么畏懼,總之內心矮三分,像許望秋這樣自信的還真是很少見。我聽人家說,許望秋是某位將軍的孩子,恐怕是真的!

    皮爾-卡丹覺得有些可惜,方姝和張鐵林的形象氣質都特別好,做模特肯定大有前途。不過許望秋都這么說了,他也不好再說什么:“那實在太遺憾了。不過我能夠理解,你是導演,不希望優秀演員變成模特。就跟我們這些設計師不希望模特變演員是一樣的。”

    許望秋笑道:“主要他們是很優秀的演員,做模特特可惜了。不過你也不要擔心找不到合適的人選,我們中國可能什么都缺,但就是不會缺人。你們肯定能找到合適的人選的。”

    皮爾-卡丹無奈地道:“最近幾天我們見了很多形象氣質不錯的姑娘和小伙子,但很多人聽到做模樣,就用一種奇怪的眼光看我們,然后毫不猶豫地拒絕了。剛開始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到后來才知道他們以為是人體模特。我們跟他們解釋,我們招的是服裝模特,不是人體模特,但還很沒人愿意干。”

    許望秋聽到大家把時裝模特當成人體模特,紛紛拒絕,忍不住大笑起來:“大家都沒聽過時裝模特,只聽說過人體模特,這種反應是正常的。不過中國人很多,愿意嘗試、愿意冒險的年輕人肯定有,相信你們能找到合適的模特。”

    皮爾-卡丹微微點頭:“你說的對,我們今天見了三個演員,方姝和張鐵林拒絕了,但有個叫貢海斌的小伙子就爽快地答應了,相信情況會越來越好。記得78年我到中國來的時候,大街上只有藍色和綠色,但現在色彩就豐富了很多,而且能看到很多款式,變化特別大。只是人們還不知道怎么搭配,不知道該怎么穿才更好看。”

    許望秋覺得皮爾-卡丹說得特別對,不要說普通人,現在演員懂穿著搭配的都非常少,想到以后自己的電影會面臨服裝的問題,便笑吟吟地道:“其實我們可以合作的。”

    皮爾-卡丹一怔,趕忙問道:“不知道怎么合作?”

    許望秋笑著道:“紀梵希本來是個新品牌,但跟赫本的幾次合作讓他名聲大振,從此成為時尚圈的寵兒。去年我們中國有部電影叫《廬山戀》,女主角在電影中換了40多套衣服,而她在電影中的衣服立刻成為年輕姑娘們的追捧對象。電影對時裝來說,是特別有效的推廣手段。”

    皮爾卡丹明白許望秋的意思了:“你是希望我為你的電影設計服裝。”

    許望秋輕笑著搖頭:“不是擔任服裝設計,而是贊助我們公司的電影,免費為我們提供服裝。我們是電影出口公司,電影不但會在中國上映,還會在國外大規模上映。拿《鋤奸》來說,電影在香江取得了500多萬港幣的票房,在東瀛取得了5億日元的票房,在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方也都取得了不錯的成績。我們會拍攝各種商業,其中有些電影需要服裝,而皮爾-卡丹可以為我們提供服裝,讓演員在電影中穿皮爾-卡丹的服裝。等戲拍完,我們將服裝清洗千凈、熨燙平整后歸還。如果有損壞,我們照價賠償。這樣,我們能夠免費使用你們的漂亮服裝,節省了經費;而你們免費打了廣告,幾千萬、甚至上億觀眾將通過電影看到了皮爾-卡丹的服裝,可以說是雙贏。”

    電影跟服裝品牌合作的歷史相當悠久,只是電影跟服裝合作往往是設計師為電影設計服裝,就像紀梵希為赫本設計服裝那樣,服裝品牌大規模贊助電影的形式還沒有出現。現在聽完許望秋的話,皮爾-卡丹不禁拍手叫絕:“這種合作方式好,大家各取所需,還不花錢!”

    許望秋繼續道:“還有,我們的電影會到香江、東瀛等地方放映,到電影節展映,演員會出席放映活動。出席這些活動需要服裝,皮爾-卡丹可以贊助我們的演員,讓演員穿皮爾-卡丹的服裝出席活動。我們的演員免費穿你們的衣服,而皮爾-卡丹獲得了曝光的機會,同樣是雙贏。”
老重时时彩走势图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