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hzbsln.co)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零六章:搖滾!

    一曲終了,李沐躬身謝幕,事實上這首“化身孤島的鯨”并不好唱,畢竟這首歌是從謝安琪的“我們都被忘了”重新填詞改編過來的。(www.hzbsln.co)

    一般來講,男歌手的歌,女生翻唱會比較出彩,因為女生的音域天生比男人的要高,特別是在綜藝比賽這種注重現場爆發力的場合當中,這種現象尤為明顯。

    而男生翻唱女生的歌想要出彩就很困難了,這個是先天條件決定的,只能通過后天的技巧來彌補。

    “李沐,你太厲害了!”可馨一雙黑溜溜的大眼睛此刻都在冒光,除了崇拜還是崇拜。

    李沐笑了笑,“化身孤島的鯨”能夠取得這樣的效果他一點也不意外,哪怕它只是一首填詞翻唱。

    事實上,在華語樂壇,一首歌的曲子再好聽,填詞不行,是火不起來的,就好比謝安琪原唱的這首“我們都被忘了”,粵語原版壓根就無人問津。

    后來被沃特艾文兒重新填詞,才重新爆紅忘了,這也是為數不多翻唱比原唱要火的歌曲之一,就連謝安琪聽到之后都對重新填詞的“化身孤島的鯨”贊不絕口。

    其實這種現象并不是現代才有的,華夏自古就有重詞輕曲的傳統,就好比著名的詞牌“念奴嬌”就有諸多文人墨客爭相填詞,例如:蘇軾的“念奴嬌赤壁懷古”“念奴嬌中秋”,辛棄疾的“念奴嬌梅”李清照的“念奴嬌春情”辛棄疾的“念奴嬌書東流村壁”等等。

    對于詞的偏愛,可以說是華夏人深入骨髓的喜好,就華語樂壇來講,對詞作者的重視程度也遠比曲作者要高。

    “這首歌太棒了!”何鴻羽豎起大拇指,心里又是羨慕又是無奈,李沐的才華在近代的華語樂壇簡直就是鶴立雞群的存在,而跟他作為競爭對手,真的會有一種深深的絕望。

    .............

    隨后歌手們依次登場,不過明顯的在歌曲上都要吃一些虧。

    “怎么感覺聽完李沐的歌,其他歌手都差上一截啊?”

    “沒辦法,李沐的創作能力太強了,一個人頂一群啊!”

    “不是我們太無能,而是敵人太強大啊!哈哈~~~”

    何鴻羽重新站在舞臺上,臉上帶著一種莫名的笑容。

    “那么今天最后一位登場的補位歌手,我也是剛剛得到他的信息...........今天的節目精彩了,讓我們掌聲有請,伍天歌!”

    一個身材不算高大的男子出現在舞臺中央,背上背著一把吉他,國字臉,臉上還有些褶子,看起來絕對不算帥。

    但是他的出現卻讓現場觀眾沸騰了。

    “臥槽,真的是伍天歌,我不是在做夢吧?”

    “我從小就追他的歌啊,偶像,我的青春!”

    李沐在休息室里也愣了一下,芒果衛視還真是厲害啊,居然把伍天歌也請來了!

    話說,難道是看他一個人唱戲太辛苦,專門請來跟他唱對臺戲的嗎?

    許昭華,嘴里罵了一句閩南語“肖豬哥”,指著電視里的伍天歌:“你小子,來上節目也不打個招呼,待會兒看我怎么收拾你!”

    伍天歌酷酷的沖著觀眾席招手,就算是打過招呼了,然后摘下吉他,直接步入正題!

    “這,這前奏沒聽過啊,是重新編曲了?”

    “不會是他的新歌吧?”

    “臥槽,今天來值了呀,不僅聽到了李沐的新歌,還有伍天歌的新歌!”

    舞臺中央的伍天歌給人的感覺就是酷,當他拿起吉他的那一刻就已經意味著,他要炸裂這個舞臺了!

    “昏暗的天空,白色的羽翼在飛舞.............”

    李沐不住的用手打著節拍,這首白鴿,以動物的視角站在高空俯視人間,災難、困苦、爭斗,似乎人類的進步總是伴隨著苦難,伍天歌以一種悲天憫人的態度在審視著這一切。

    但是更難能可貴的是他并不是一味的說教,而是很巧妙的讓人自動帶入“白鴿”的視角,詞曲方面也沒有那些文青的毛病,反而很契合流行音樂的審美。

    不得不承認,“白鴿”是一首佳作,從各個方面都比他今天這首“化身孤島的鯨”要出色。

    “這,厲害啊,伍天歌一年沒有出新歌,原來是在憋大招啊!”

    “白鴿,和平的象征,卻對苦難無能為力,是不是有什么隱喻?”

    “這節目越來越精彩了,芒果衛視把他請來真是請對了,不然李沐一個人笑傲江湖,節目就沒有看點了!”

    一曲終了,伍天歌酷酷的沖著臺下點頭,然后大跨步的走下舞臺。

    “太棒了!”河洛第一時間迎了上來。

    伍天歌也對自己的表現很滿意,長出了一口氣:“還行,一年沒登臺了有些生疏。”

    如果不是了解你,還以為你是在裝逼!河洛領著伍天歌回到休息室。

    競演已經落幕,投票結果也很快出現在洪導手上。

    看到投票結果,洪導不厚道的笑了。

    “好你個老小子,來參加節目也不事先說一聲!”許昭華發難道。

    伍天歌跟他擁抱了一下,依舊是酷酷的表情:“給你個驚喜嘛!”

    跟許昭華寒暄了一陣,伍天歌又看向李沐:“年輕人很厲害,下一場咱們再比過!”

    李沐趕緊謙虛了幾句,心想這伍天歌還真是跟外界傳言那樣,做事說話都很酷,如果不了解他的性格,這句話聽著怎么都像是在挑釁。

    結果公布之后,果然伍天歌拿到了第一名,李沐屈居第二,而簫玉、趙璇、何鴻羽掉到了倒數三名。

    “這下子,比賽可就更有意思了!”許昭華掃了一眼在場的幾位,特別是伍天歌跟李沐。

    以他對伍天歌的了解,這家伙肯定是不滿意的,明面上看起來伍天歌好像壓了李沐一頭,事實上,伍天歌是輸了的。

    這首“白鴿”可是伍天歌沉寂一年的積累,而李沐創作“化身孤島的鯨”才花了多久?完全沒有可比性。

    所以伍天歌才會跟李沐說,下一場再比過,這家伙的好勝心強著呢。

    按他的話講,自從幾位大師漸漸淡出華語樂壇,留下的這幫人沒一個能打的!

    看似很狂的一句話,其實說的也沒錯,伍天歌在近些年來創作的作品,還真就是站在整個華語樂壇頂端的存在!

    許昭華突然感覺一個禮拜時間太長了,最好讓這兩個家伙立馬打起來才好看呢!

    “話說,下一期的主題應該出來了吧?”

    “好像,是............搖滾?”
老重时时彩走势图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