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hzbsln.co)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10章 你要了他,就是要了我的命

    一行眼淚從她眼角無聲滑落,她想起那個充滿**與屈辱的夜。(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她可能真的做錯了。然而,不能回頭了。而且,這一切都是這房間里的那個男人造成的。

    她要讓他付出跟她等重甚至是更為凄慘的代價。

    血液在胸腔鼓動,康若然聽見自己的心跳開始變得有力量。

    流年當然會選擇對這樣的問題繼續保持沉默。

    沉默吧,不在沉默中滅亡,就在沉默中爆發。

    我看你究竟能忍多久?

    康若然在黑暗里咬牙切齒。

    “跟她離婚。”康若然聽見自己一字一句。“如果你不離的話,我有辦法讓她連同她的肚子里的東西一塊兒消失,你信不信?”

    “東西”兩個字兒激怒了流年。但他提醒自己不能跟那個近乎瘋狂而又虛弱的躺在病床上的女人一般見識。

    “你不信么?”康若然繼續挑釁。可獅子只會因為饑餓吃掉對手,不會因為生氣。

    “何苦呢!”流年說。頭枕在椅背上,眼睛瞪著天花板。

    “你不知道吧。”

    “不知道什么?”

    “我建議你打個電話回去問問你那個好哥們兒,短短幾天的工夫,你的女人都經歷了什么。”

    流年坐起來,看著康若然,掏出手機,開始拔她的電話號碼。陳莫菲的電話很快便被接通。

    “莫菲。你怎樣?”他問。

    “很好啊。”陳莫菲答。

    “我知道你出了事,就像你知道我在這邊出了事一樣。”流年的聲音十分平靜。

    那邊則更加平靜,陳莫菲什么也沒說。呼吸隔空傳送,清晰可聞。

    未幾,流年掛斷電話。她一定出了很大的事兒,可是他不在她身邊,多年前的回憶潮般涌回來,流年站起身。

    康若然尖利而絕望的聲音有些顫抖:你敢踏出這個門,我能讓陳莫菲在那邊死無全尸。

    他站住,然后聽見身后女人的冷笑。

    “有意思嗎?”流年問。

    “有。你看哪只貓在吞掉食物之前不曾盡興?”

    那不是她,不是康若然,不是他曾經認識的那個康若然。她能回去嗎?然而,如果自己是她,會想要回去嗎?會不想要對方付出代價嗎?是流年先喊的開始,也是流年先喊的結束,那個叫做康若然的女人曾經填補了流年最絕望的時光。最關鍵并非出于自愿。她被欺騙了。

    不用付出代價嗎?

    如果他現在沖她搖尾乞憐,或者她......不,那這個游戲也就更有看頭了。康若然現在不太能理得清楚自己的心,她不知道自己現在是否還愛流年,愛一個人是希望他一切都好,她也曾經強迫自己這樣做。

    但真相每一天都給她驚喜,每往前走一步她都會掀開一張巨大的幕布,里面都有她這輩子不想見到的禮物。可是康若然是女人,她有好奇心,她一層一層撕開那些禮物的精美包裝,到最后發現自己做了n年流年的......什么呢?連替身都不是。棋子?好像也不是。

    康若然無法準確的定性自己之于流年的意義,就像現在她亦無法精準定位她跟流年之間的關系一樣。

    從前的世界太過柔軟也太過單純,或者也不能完全意義上這樣形容。世界沖每個人都露出獠牙,但父母幫她擋住了太多的兇險,她才得以一直生活在自己構建的童話世界里。

    想起父母,她心里難過。她知道父親在那邊為她做的一切。康若然仍舊記得那一天父親找她談話,說完了她告辭往外走,待她走到門口父親又叫住了她。康若然回頭,見到父親手里提著的筆飽飲墨汗,筆鋒由于喝得太過飽,有一滴墨掉到宣紙上,污了父親的作品,她覺得可惜,于是驚呼出聲,父親卻滿不在意。康若然看見父親那時的眼睛里只有一個女人,那個女人叫康若然,是他的女兒,他想給她全世界。

    康若然低下頭,鼻子酸了,但是不能哭,她已經長大了,不能再讓父母為她耽心。所有事情她都可以自己處理好。于是她抬起頭來,直視自己的父親。這才發現父親有些老了,他有染頭發,但這兩年白頭發長得兇,有時來不及遮蓋。

    “非他不可嗎?”康父問,那是當天晚上他第二次問自己女兒同一個問題,也許他渴望聽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但是女兒一次又一次讓他失望了。

    這一次康若然并沒有出聲。她何嘗不知道父親想要的答案,但那不是她想給的答案。怎么辦?一邊是父親,一邊是自己喜歡的男人。康若然略微哽咽,她終于開口,卻答非所問。她說:“爸爸,如果有一天別人問我這個問題,那個他是您的話,我的答案也是一樣的。”

    康若然看見父親眼睛里有什么東西閃了一下,瞬間,老人鎮定情緒,朝自己女兒笑了笑。放下手里的筆,將宣紙揉皺。

    “知道了。你走吧。”他抬手將宣紙扔進垃圾桶里,那紙沉甸甸的,落進垃圾筒里時發出沉悶的聲響。“寫壞了,就不要了。”

    寫壞了,就不要了。

    人生則是你寫得再壞也不能勾倒重來。

    她轉過身,知道流年尚在自己的保護之下。只要她還愛流年,父親就不會出手傷害他。但是陳莫菲呢?她跟流年的感情究竟有多深?他們曾經分開那么多年后來又在一起,這么多年流年都沒有選擇我,此行我能否真有斬獲?

    人生其實不是得到的過程,是不斷失去的過程。我們得到的東西總是屈指可數,然而失去的那些,終歸是一去不復返。

    最值得讓人悲傷的失去,都一去不復返。

    比如時間,比如青春,比如愛情。

    如果陳莫菲能懂點兒事兒呢!她真如康父所言,離開流年,多少錢,什么條件我都會答應她。但是她不想離開流年,流年是她的命。

    可流年也是我的命。我離開了流年也會茍延殘喘、虛度此生。她要了流年,就是要了我的命。

    誰會把命輕易給別人?

    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放過了陳莫菲,就是自己為難自己。她不會的,陳莫菲有什么?而她有整個康家,康家在那座城市里盤根錯節,沒有輸的理由。

    “若然。”康若然聽見流年的聲音遙遠而空洞。

    “怎樣?”這是勝利者的回答,她以為自己現在勝券在握,所有的籌碼都在她手上,她沒什么好怕的,最重要她早揭了對方的底牌,無論是陳莫菲的還是流年的,他們都不是對手。

    傷害總是能讓人成長。她想起前不久她自己在衛生間里照鏡子,鏡中的女人蒼白、瘦弱、精疲力盡、憔悴、暴躁而可憐。記憶中的自己不是這個樣子的。鏡中女人讓她自己都心生恐懼與陌生。這樣的女人,她記得當時伸出手來撫摸鏡中人的臉龐,流年會重新喜歡上她跟她在一起嗎?

    更何況她又把自己弄得那樣殘破不堪。

    是的。她都做了些什么?她有點兒不敢回頭望。因為望不出去多遠她就會發現一個孤獨、無助、愚蠢的女人在一家瘋狂的pub里,在此之前她從來不去那種地方,因為那地方的音樂常讓她心臟覺得不適,但這一次去之前她就吃了大量的藥,當然隨身也攜帶了藥,她跟著音樂一起搖擺,但沒搖幾下自己就覺得有點兒眩暈,有男人過來搭訕,她朝對方嫵媚的笑,當他們把她帶到一間賓館時,康若然清晰的記得自己曾經勾住一個男人的脖子問他:你說我美嗎?

    美。

    對方答。

    你想跟我在一起嗎?

    想。

    你會跟我結婚嗎?

    只要你想。

    謊言輕易被說出口,康若然明明知道那是來自陌生人的謊言,卻仍舊選擇相信,她閉起眼睛來,勾住那人的脖子。就想起同樣是在異國他鄉,那是流年第一次對自己生出那樣強烈的**,康若然聽見流年的喘息,簡直如泣如訴,而她早就已經為這一天作好準備,可是流年后來戛然而止。

    開始她以為這是男人愛自己的一種方式,后來她終于知道不是。

    不是。

    不是。

    康若然閉起眼睛叫了起來。第二個人便也沒那么難以接受,只是這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呢?有孩子多好啊!這孩子生下來就是美國籍,多少國人因為這個國籍不惜鋌而走險非要滯留在這里。

    “你曉得不?如果非要開火,你們不見得贏。”康若然從床上坐起來,長頭發傾在臉頰兩側,她臉更小了,幾乎不能被看到,但是她卻可以清楚的看見流年。

    “你什么意思?”康若然聽見自己的聲音充滿不確定性。

    她幾乎忽略了,這兩個人,流年或者陳莫菲,他們都不是什么等閑之輩,一個在官場摸爬滾打這么多年,閱人無數。一個在職場混得風聲水起,左右逢源。他們有備而來?

    康若然不肯相信。

    不不不,流年不會那么沒有良心,他不有父母,他父母看起來人那樣本份又老實,他什么也不顧也不會不顧自己的父母,再說,他如果敢有什么風吹草動,他父母也會跟著吃瓜落兒,他不是一個大逆不道的兒子。
老重时时彩走势图360 江苏体彩7位数机选 股票融资100万一 广东快乐十分最牛走势图 股票配资平台全国招商 体彩11选5中奖规则表 九肖中特免费公开选料 山东11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 2008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北京体彩11选5开奖查询结果 江苏11选五近500期走势图 股票技术交流微信群 内蒙古快3时时彩 幸运赛车全天计划 河北20选5开奖数据 股票入门网站 江苏省体彩7位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