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hzbsln.co)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八十三章 難分勝負

    兩日后,炎旭讓鐘毅派人對林術和張府的暗中監視又有了新收獲,鐘毅一收到消息就馬上回來向炎旭稟報。(看啦又看小說網)

    “這么說來林術在女兒癲狂之后還與張家私下往來的種種行為也不奇怪了。”

    “是的,張員外不僅是玄府堂的人,還是林術的上級,他兒子張世維很可能也是玄府堂暗殺行動的頭目之一,我們上次遭遇的暗殺恐怕跟玄府堂也脫不了干系。”

    “我們跟玄府堂有什么仇嗎?他們為什么要暗殺我們?”

    齊影詫異,轉頭去問正在沉思中的炎旭,見他遲遲沒有回應便伸手推了推他,“你在想什么呢?

    褚炎旭有時候在思考時喜歡用拇指指腹反復摩擦中指和食指,平淡的眼波中散發著一絲 冷意:“有些暗殺并不一定是有仇怨,利益也可以”

    “利益?”鐘毅感到納悶,“暗殺我們能得到什么利益?我們出門時又沒有帶多少財物。”

    齊影:“要是為了錢財他們何必半路截殺,派人來客棧偷豈不是更容易?”

    “如果有人給他們什么好處呢?”褚炎旭說道。

    “他們膽子也太大了,竟然敢來范世子您,真是不要命了,屬下立馬帶人去拆了玄府堂……”

    鐘毅氣急難耐,恨不得立即就帶人去把玄府堂剿滅。

    “先別輕舉妄動!這也只是我們的猜測,并沒有實實在在的證據。你繼續派人盯著玄府堂和張家父子他們,順便查查玄府堂背后都有哪些勢力,上次那件事要是他們做的,玄府堂的水恐怕比我們想象的還要深,要是沒有周全的準備明面上暫時不要跟他們正面沖突。還有,讓我們的人跟蹤他們的時候都小心點,不要驚動了他們,以免打草驚蛇。”

    “是”

    “鄭驍城前幾天不是說他哥想約我們見一面嗎?要不我們明天約他見一面,順便把鄭驍城也叫出來,那家伙這幾年經常在叁會城內游蕩,對于玄府堂的事他知道的肯定比我們多……”齊影說道。

    齊影覺得鄭驍城的性子跳脫,是個哪里熱鬧就往哪里湊的主,三教九流的朋友也不少,找他打聽消息最合適不過了。

    說到鄭驍城,褚炎旭的臉色頓時冷了幾分,自從那日那小子來了次客棧之后,便幾乎天天有事無事往這里轉,與齊影見面就斗嘴互掐,可看在褚炎旭眼里很不舒服卻又不好發火,郁悶得很。

    “見那小子做什么?”褚炎旭的語氣中夾著悶火,“不見”

    “不見就不見嘛,發這么大的火作甚?”對于近幾日褚炎旭總是突如其來的無名火,齊影隱約也察覺出是跟鄭驍城有關,對此她也是很無奈,鄭驍城那家伙愛往客棧這里湊她也沒有辦法,她總不能讓人守著門口不讓進。“鄭驍城那小子是不是之前冒犯過你?你好像很不待見他?”

    褚炎旭回應她的是一臉黑和一個負氣而去的背影。

    喜怒無常!齊影抓起旁邊的茶水一飲而盡,對著門外叫喚了聲“可芯”

    突然聽到齊影中氣十足的叫喚,可芯以為發生了什么事匆匆趕過來,“郡主,您叫我?”

    “你今天在飯菜里面加**了嗎?”

    可芯:“……..”

    齊影這話雖是問可芯,實則是沖著背影還未遠去的褚炎旭去的。

    真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可憐可芯一臉迷茫,楞了許久方能反應過來,“**?沒有啊…….郡主,是飯菜有什么問題嗎?”

    “有人吃了**”

    可芯還很天真很不安的問了句“誰?”

    第二天,客棧迎來兩位不速之客,是鄭驍越和鄭驍城兄弟倆不約而來,他們進來小院時褚炎旭和蕭楠正在院子中下棋。

    “鄭將軍可要坐下來下盤棋?”

    褚炎旭雖然不太待見的鄭驍城,但對于鄭驍越的還是盡了待客之儀。

    “鄭某棋藝不精就不在二位面前獻丑了。”

    “鄭將軍謙虛了吧,天下誰不知鄭將軍不僅是一名領兵將才,還是難得的棋藝高手?若是說獻丑也是我們才對。”

    鄭驍越不是無知莽夫,褚炎旭的話都說到這兒了他若是再推辭就顯得不給面子了,棋局一戰在所難免。“都是一些虛名罷了,當不得真!那就請褚世子賜教了。”

    見識了鄭驍越的謙虛,齊影一臉嫌棄的地吐槽鄭驍城,“你說都是一個爹娘生的,你怎么就沒有你哥的半點謙虛呢?”

    鄭驍城“呵”了一聲,“那也看是對誰啊,在你面前我需要謙虛嗎?!”

    “這么說你不在我面前就很謙虛?”

    “那是自然”

    “不要臉”

    齊影隨手抓起一顆干果往鄭驍城臉上丟去,鄭驍城躲避不急被砸個正著,吃痛地揉了揉臉頰。

    “哎!總要那么謙虛作甚?你看他們倆互吹互捧了半天還不開始,要是我棋都下完了,真是虛偽!”

    “你敢不敢說大聲點?”

    “有何不敢!”

    鄭驍城對著齊影邪魅地笑了笑,兩眼中盡是狡黠。齊影暗叫不好,還來不及阻止就見鄭驍城指著她對褚炎旭他們大聲說:“她說你們虛偽。”

    鄭驍城話音未落,院子中眾人就齊刷刷地向齊影看來,褚炎旭和鄭驍越的尤為‘灼烈’。齊影尷尬間差點不自覺的把旁邊的果盤抓起蓋住泛紅的臉,面對褚炎旭的投來的目光她還能頂得住,但鄭驍越的她是真不行,鄭驍越比她年長幾歲,從小給她的印象就是嚴肅且不茍言笑的形象,所以一直以來她敢和鄭驍城打鬧,但從不敢惹鄭驍越。

    “不關我的事,是他說的。”齊影頂著眾人疑惑的目光指向已經逃開十步之外的鄭驍城解釋道,不管此時的解釋有沒有用。

    也許是她的解釋奏效了,方才大家匯聚在她身上的目光終于漸漸消散,她因尷尬而緊繃的身體終于得以放松下來,見還躲在一邊偷笑的鄭驍城,齊影氣不打一處來,“蕭欒,給我打死他…….”

    院子中,齊影和蕭欒追著鄭驍城暴打,褚炎旭和鄭驍越在棋局上廝殺!

    一盤棋下來已經過了一個時辰,棋局膠著難分勝負。

    “看來今天這盤棋是分不了勝負了…….”
老重时时彩走势图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