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hzbsln.co)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少年出山 第五十九章 兩個選擇

    “嘩啦嘩啦。(www.hzbsln.co)”

    秦洛的扒開眼前的葉叢,小心的向外看去,眼前之景還是那茂密的樹林,十分安靜,只有遠處偶爾有著幾聲鳥啼傳來。

    秦洛屏住呼吸,注視著前方,并沒有進行移動,似在等待著什么?

    片刻后,前方漸漸熱鬧起來,秦洛仔細靜聽,腳步聲聽起來很是雜亂,這么一來人數怕是不會少到哪里去了。

    秦洛松開了被他撥開的枝條,眼睛重新隱伏在了樹叢之中,不發一聲、不動一步,與環境完美的結合。

    腳步聲越來越近,越來越想

    “踏踏踏踏。”

    終于大量的考生出現秦洛的視線之中,粗略估算不下于七十人,站在眾人最前方的是兩名少年正是蘇白甫與趙無垠,二人在距離秦洛十米的地方站定,仔細觀察著四周。

    待看到秦洛潛伏的方向時,他的呼吸降到了最慢,身軀繃直不敢有絲毫的移動。

    片刻,并沒有發現到什么的蘇白甫輕聲道“分開找吧,他受了傷,力量也幾乎用盡,跑不了多遠,應該就在這附近。”

    趙無垠點了點頭,旋即冷笑道“這秦洛還真有一手,那么多人堵他竟然還讓他跑了。”

    蘇白甫搖了搖頭“是我計算失誤,沒想到他在擊殺狼王之后竟然還有余力,實力實在超乎意料。”

    “跟你沒什么關系,只怪藍君浩他們太不給力了。”趙無垠嘲諷道。

    “你!”蘇白甫身后的藍君浩怒視著趙無垠,但也說不出什么,自己確實沒完成任務。

    “好了,別爭這些無用的了。”蘇白甫擺了擺手,接著道“吳不同呢,你的人追過去了嗎?”

    趙無垠隨意道“嗯,黃康博那小子帶著五十人去追了,一個土系法師而已,跑不了多遠。”

    蘇白甫表滿意的一笑,然后對著身后的李奇文說道“李兄,你和伊蝶妹妹,把追擊克里斯和綠精族的人叫回來吧,他們倆手里只有兩顆紫薇晶石,不值得浪費時間。”話音一頓,接著對藍君浩道“君浩,你現在帶著十名考生和追擊浩特的人馬匯合,記住了不求勝利但一定要拖住了,我們這里只要秦洛和吳不同有一方解決,都會就會增援你們那里,知道嗎?”話語中帶著些許威嚴,藍君浩不自覺的點了點頭。

    沉吟片刻,似是感覺都吩咐了差不多了,蘇白甫才道“出發吧。”

    眾人各自散去,片刻后,原地就只剩下了趙無垠和蘇白甫這幾十名考生,趙無垠兩眼微瞇,看著蘇白甫狀若隨意道“其實完全沒必要追殺秦洛的,你到底想要的到什么呢?可不要說是為我解氣。”

    蘇白甫淡淡一笑“其實也沒有什么,那個秦洛讓我感覺到很大的威脅,他恐怕會是我們這次考核獲得唯一核心最大的障礙,所以在打敗秦洛之前,你倒不必擔心什么。”

    趙無垠似是對蘇白甫看出了心中的不安而感到不滿,冷哼了一聲道“唯一核心的獎勵你我皆知,到時候解決完秦洛,我可不會留手,你不會認為憑你那“劍殺”就可以阻擋我吧。”說完轉身竄進了樹林,蘇白甫臉上的笑容沒有絲毫變化,對著身后的考生開口道“我們也走吧。”

    “咻。”

    人群消失樹林之中,但秦洛并沒有馬上出來,而是安靜的等了一會兒,確定沒有動靜了,才小心走出,輕舒口氣,雖然他的實力很強,但面對兩名擁有地階巔峰實力的強者,和超過六十名的考生......還是跑的好。

    環顧四周,現在就剩下他一個人了,蹲下身在背后的行軍囊中掏了掏,手掌中出現了兩樣東西,一樣是狼穴之戰的目標——十字徽章,另一樣則是——一顆泛著晶瑩紫光的六芒晶石,眼中不由的露出了欣喜之色。

    因為剛剛在爭奪紫薇晶石的戰斗中,一共二十一顆的晶石他獨得八顆,甚至還幫吳不同獲得了三顆,這也是蘇白甫等人這么追殺他的原因。

    將紫薇晶石放回背囊,手拿十字徽章站了起來,朝著蘇白甫的方向看了看,臉色有些沉悶,他被算計了,不應該說是除了趙無垠是其同謀外,所有人都被算計了。

    之前就在秦洛解決掉狼王之時,蘇白甫就朝著紫薇晶石而去,竟是不再理會正抵擋七匹血毒狼的其他人,秦洛深知聯盟已經破滅,緊隨蘇白甫之后,來到石臺之上與蘇白甫爭搶紫微晶石。

    熟不知,蘇白甫自己也保留了實力,在于秦洛的對抗中竟然并不弱之下風,雖然這其中的也有一些是秦洛在對付狼王之時損耗過巨的因故。

    突入起來的變故,讓狼穴的局面變得混亂無比,吳不同、趙無垠等人也不在于血毒狼群糾纏,參與到了爭奪紫薇晶石的戰斗之中。

    七人各自為戰再加上七頭血毒狼,真是打的好不熱鬧,這個時候,秦洛的群戰優勢體現了出來,利用小挪移步將七頭血狼的攻擊引向蘇白甫等人,而他趁著這段段時間和吳不同一共搶走了11顆紫薇晶石,讓蘇白甫等人看的惱怒不已,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七頭血毒狼不可能抵擋蘇白甫等人的聯手,在貪心下去只怕會變成二打五的局面,所以秦洛與吳不同撤離了洞窟。

    本以為事情會如此結束的兩人,萬萬沒想到,蘇白甫會留有后手,當他們在朝洞窟出口沖刺時,以藍君浩為領頭者十幾名法師橫排站在通道之中,后方皆是密密麻麻的考生,他們見到秦洛二人也不帶打招呼的,直接就是各系魔法的齊射,洞窟道路狹窄,無從躲避。

    千鈞一發之際,吳不同連續釋放五座土墻進行抵擋,才勉強抗住。

    事情已經明了,蘇白甫是故意放血毒狼進洞的,在引發混亂之后,無論是誰得到了紫薇晶石,都要面對上百考生的圍攻,而他也知道了秦洛小挪移步的精妙之處,將戰場放入洞窟,讓其身法無處發揮。

    “好深的心計。”秦洛的臉色凝重的很,他很久沒有吃過這種虧了。

    當時的洞窟突圍,沒有了其它選擇,前后皆有強兵,所以秦洛也是拼盡了全力,在小挪移步無用的情況下,只能與上百考生硬碰硬,亂戰之中,以他的實力就算速度被限制了但大多考生都很難來得及開啟守護徽章,所以不少考生死于他,其中就包括曾經有過怨隙的巴孥,當時他手持“洛風”橫貫八方,一擊掃殺十三名考生,這其中就有巴孥。

    最后,被逼開了殺戒,秦洛再無所顧忌,又一次動用暴風五重擊第一擊,強行突破了洞窟出口,之后與吳不同分散退走。

    他沒有殺死考生之后的沮喪心態,畢竟別人也沒有心慈手軟,如果當時秦洛慢一步或是實力弱一點,只怕當場他就死在那洞窟里了。

    秦洛捂住自己的腹部,那里有著些許血水滲出,這是剛才他突圍之時所受到的傷勢,不算嚴重但也不算輕傷,除卻蕭楚還是第一次有人把他算計到如此地步啊,秦洛苦笑不已,不過這個仇他遲早是要報回來的,至于吳不同,祝他好運吧。

    秦洛收回目光,看向手中的黑色的十字徽章,這就是這次的考核目標,仔細觀看,這徽章上的十字標志似乎是一個按鈕,輕輕的摁了下去,十字標識降了去同時發出了耀眼的白光,在秦洛身前形成了兩幅圖片,那是兩張地圖路線,上面寫著只有幾句話:

    第一張圖片:前往湖婁沼澤,穿過魔獸主道,到達特招指揮中心,即算通過考核,按到達的時間先后進行評價排序。

    任務寫的很清楚,順著道走,就能到達終點,不過那湖婁沼澤和魔獸主道必定難度重重,沒看見魔獸倆字嗎?

    但秦洛關注的卻是另外一條線路:

    第二張地圖:前往蜂巢,擊殺蜂后,即可獲得中等武學獎勵,火武器械等各項獎勵,獎勵以所獲的積分高低來分配。

    時間到還未抵達指揮中心的考生即算失敗。

    兩條線路二選一,按照地圖上所指的路線圖來看,蜂巢與湖婁沼澤相差超過近乎一天的路途,趕往蜂巢需要三天左右,再從蜂巢趕往湖婁沼澤需要四天那樣,這其中還不算各種可能會遇到的危機,而在這之后僅剩一天的時間里,他們還需要跨越魔獸主道才能到達終點。

    這任務簡直無法想象,可那中等武學卻不是那么容易讓人放棄的誘惑,秦洛自己身具小挪移步和暴風五重擊兩種中等武學,自然更是知道其中的奧妙。

    “怎么做呢?”秦洛喃喃道,他十分糾結,選擇蜂巢就意味著近乎放棄這次考核,畢竟通往終點的難度真的太大了。

    或許只有那些已經放棄這次考核的人才會選擇蜂巢吧,畢竟如果不能再這次考核中冒頭,那最后的結局也不過是跟平常一樣,等待一個月后其他州的校招競比,以他們能進入噩夢森林的資質來說,進步一所不錯的學校幾乎是一定的,既然如此,還不如去拼點實際的好處。

    秦洛沒有思考太長時間,看了地圖一眼,旋即將徽章放回行軍囊,看準一個方向,幾個跳躍間消失在了樹林之中,那個地方和終點背道而馳。

    ————

    這時正處在指揮部的五大學院導師們都興奮的不行。

    “嘿,瞧,我就知道他會選擇蜂巢這條路,封虎給錢。”裴元凱看到秦洛的路線,一拍桌子哈哈大笑。

    洪濤學院領隊封虎搖頭苦笑“這群孩子就不能省心點嗎?蜂巢那條路明顯就是個險境,去了那里,他們還怎么有時間來終點,真以為我們會給他們優待嗎?”

    “噗嗤,優待?你認為咱鐵面無私的孟少校會這樣做?”萬春玲調侃道,

    坐在前方椅子上的孟長陵聽到眾人討論他,轉頭微微一笑“春玲姐還是了解我,是的,無論這些考生天資怎樣,只要在最后一天結束的時間線到來,他如果沒有到達,哪怕再優秀我也會淘汰他。”一聲春玲姐讓萬春玲嬌笑不已......

    公孫柔淡然道“這就是規則不是嗎?”

    “哎呦,柔妹妹說話了,怎么樣這些考生你看上了哪個?”萬春玲調侃的問道

    “沈若蘭。”公孫柔輕聲道,并沒有在意萬春玲的調侃,早已習慣了。

    “嘖嘖嘖,你這一開口可是要了個寶貝啊,我們可不會輕易同意”沈老瞇著眼笑道。

    “晨光學院是法師的學院。”公孫柔平淡道。

    一句話嗆得沈老無話可說。

    ......

    此時,噩夢森里七彩信號點的考核全部結束,所有的拿到徽章的考生分成兩撥向著各自的目標之地前進。

    秦洛在奔行的過程中已經遇到了不少考生了,現在雙方沒有明顯的利益沖突,所以暫時還是相安無事。

    隨著考生的聚集,倒也不十分害怕那些還在樹林中亂轉的魔獸,至于那考生聯盟,現在的情況也不敢過于囂張,如果這時還敢隨意出手,怕只會引起公憤吧。

    深夜降臨,秦洛又是趕了一天的路程,現在他正停留在一處散人營地,這里大約聚集了三十名考生,大都兩三聚成一起,秦洛的到來并沒有引起什么特別的反應,他安靜的坐在一邊。

    “不知道羅伯特和吳不同怎么樣了。”趕了一天路,并沒有見到他認識的兩人,或許他們選擇前往終點了也說不定。

    “哎,我剛從另外一個營地過來,你知道嗎,據說上官風雨也來這了。”一名剛來到此處的考生打破了沉靜。

    “真的假的,他這種實力,還來蜂巢干什么,放棄考核了嗎?”一些考生吃驚道。

    “得,估計這次又是白走一趟。”

    “不止呢,半龍人漢特,雷光法師艾特蘭奇,巨人昆山,星族人拉瑞斯等等都來了。”又有人爆出了大消息。

    “臥槽,這些天才都瘋了吧,放棄考核來這干嘛,都這么有自信能趕回終點嗎?”

    “真是煩啊。”

    .......

    秦洛聽到這個消息,微微一愣,旋即嘴角微揚“看來都是不甘寂寞的的人啊,嘿,浩特也來了?他逃過蘇白甫的追殺了?”對那個半龍人,他還是有些好感的,畢竟曾經一起戰斗過。

    “撲。”

    突然,一道滿是傷痕的身軀摔在了眾人面前,已經昏迷了過去,一名全身黑衣少女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她一腳踏在那昏迷男子的胸口之上,危險的目光冷視著四周之人,嘴角冷笑不已,突然目光一凝,全身氣勢大漲,一句話不吭,直接就朝秦洛打了過去。

    “這個瘋子。”秦洛暗罵一聲,這人正是前幾日所遇到的那名狼女,起身還擊,二者交手迅如雷電,林木折斷,塵土飛揚,讓四周考生驚駭不已,

    “這兩人是誰?竟有如此實力。”

    “我知道了,那女子就是狼人艾蘭,不知多少考生死于她的手下。”

    “那那個男的呢?這實力不見得比上官風雨差上多少吧。”

    “不認識。”

    “吼!”

    忽然之間從樹林中竄出兩只魔獸,四足伏地,,擁有鎧甲般的鱗片,背部長滿了尖刺,這是二階魔獸,四足麟甲獸。

    “cao,魔獸怎么來了,快走。”

    “兩只二階魔獸,打個屁,撤乎。”

    ……

    就這么的,在秦洛與艾蘭的的交戰下,兩只魔獸被吸引而來大鬧營地,一時間無比混亂。

    秦洛經歷了狼穴一戰,身上有傷不說,還兩次動用暴風五重擊,體力還未恢復,精神上也疲憊的不行,所以他并無戰意,與艾蘭的戰斗且戰且退。

    畢竟狼女的力量和速度都太快了,不費些功夫,打敗她是不可能的。

    但艾蘭不同,身為狼人她可是戰意十足,而且其韌性強的可怕,

    本來雙方戰斗不會持續太長時間,但秦洛好死不死在艾蘭狼人化的胸口連拍三掌,這下可好,艾蘭勢與秦洛死拼到底。

    秦洛苦笑不已,他發誓絕對不是故意的,但艾蘭可不敢這些。

    就這樣,秦洛與艾蘭在互相糾纏中,來到了第三日。

    這里已經逼近了目的地蜂巢。

    “呼。”

    狼爪掃過秦洛的胸前,,秦洛翻身躲避,與此同時“洛風”刺了過去,逼著已經變為狼人形態的艾蘭不得不后退。

    秦洛怒道“有完沒完了,都打了三天了,就不能休息會兒嗎?要不是看你是女的,我早收拾你了。”

    艾蘭那狼獸之上黑色的瞳孔中上閃過一絲怒色開口道“混蛋!你試試看。”說著四腳奔襲,狼爪再次伸出,朝著秦洛抓去。

    “洛風”劍身輕纏,秦洛看著再次沖過來的艾蘭,目光冷了下來,他的耐心也被磨光了,本來還有些愧疚的,但現在看來不把這個狼女的打服,是不能好好說話了。

    旋即他不在退讓,“洛風”迎擊而去,就在雙方將要碰撞的剎那,一道劍光在二人之間劃過,逼的兩人收勢而退,分開而立,

    兩人望去,一名紫衣少年正靜靜的站在二人中間。

    秦洛眉頭微皺,這人氣息不強,但去有股極強的鋒銳之氣。

    這種氣勢,心中有了一些猜測,秦洛緩緩道“上官風雨?”

    “你就是秦洛?”上官風雨點頭開口道。

    秦洛收起“洛風”隨意道“你怎么知道我就是秦洛。”

    上官風雨看著秦洛眼光灼熱,充滿了戰意,開口道“狼穴之戰,殺狼王,戰群雄,這么大的事跡,不知道也不行了。”

    又是一個戰斗狂人,秦洛暗中苦笑不已。

    “喂,啰嗦什么,我管你是誰?敢打擾我的戰斗,你想死嗎?”一旁的艾蘭怒聲道,狼人的脾氣都不太好。

    上官風雨看著狼人形態的艾蘭,眉頭一皺,狼人的外形卻發出少女之音,實在怪異。

    他指了指后方的樹叢,淡淡道“我不想干涉你們打架,但你們先去那邊看一看,如果還想打,我不攔著。”

    秦洛面露疑惑,上前扒開了草叢,倒吸了一口涼氣,只見密密麻麻的魔蜂正在前方肆意飛舞,其尾部的黒刺約有食指大小,被蟄上一下絕不舒服,那蜂群的正中央是一個大約十米高的巨大蜂巢,其頂部有一只差不多有蜂巢一半大小的魔蜂正如帝王一般巡視著四周。

    秦洛喃喃道“這就是蜂巢嗎?”
老重时时彩走势图360 最新赌博代理怎么推广 广东南粤好彩1开奖结果 七星彩开奖号码结果 海南4 1开奖时间 运输龙头股票代码 白小姐一肖选四码 买股票赚的钱是谁的 快乐8注册登录平台下载 快乐扑克3豹子走势图 吉林11选5最新技巧 牛大人配资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新 股票好论坛 浙江十一选五一定牛走势图表 重庆幸运农场号码规律 彩票下载app送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