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hzbsln.co)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少年出山 第七十九章 吟唱祭祀

    遠近之景,漫漫黃沙,一直沒有太大的變化,今天是秦洛離開定川的第三天,枯燥的旅行已經讓眾人產生了些許憂心,畢竟考核一共不過十五天罷了,在這么耽擱下去,只怕不妙啊。(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不止如此……

    秦洛皺著眉頭看著身后那些神情低落的考生,相對于時間的緊迫,他更擔心的是現在眾人的士氣。

    就在前不久,他們和魔族進行了一場遭遇戰……

    結果第九小隊慘敗,三名考生永遠埋骨在了這片荒原,包括方晴在內的五名考生受到了輕重不等的傷勢,就是廉青剛收服的獨眼巨人也都因此而失去了……

    秦洛每每想起那場戰斗,都不由得發出深深的嘆息,那是戰斗嗎?不,那是虐殺,對手從頭至尾也不過一人而已,但秦洛的等人卻猶如面對一處無法跨越的深淵,被人任意擺布,肆意揉捻,如果不是最后時刻發生的意外,絕不會有一個人跑掉。

    故事回到那天……

    第九小隊因為剛剛補給完資源,又兵不刃血的收拾了一頓當地的地頭蛇,那面貌可謂精神抖擻,神采飛揚,走路都是帶風一般……

    陳福面對這種狀態的眾人,心中很是擔憂,怕他們因為盲目的自信而忽視了魔域的威脅,

    他曾對秦洛提醒道“獨眼巨人太過顯眼,不適合帶往黃石據點,將之放在一處山谷之所,待所有事情完畢后,接回即可。”

    但這事情遭到了廉青的反對,原因很簡單,萬一那藏身之所有魔族經過,憑他的控魂訣是沒辦法遠程掌控獨眼巨人的,而且廉青以為他們其實距黃石據點不過幾百公里,看起來遙遠,實則極為靠近定川城的軍事活動范圍,如果沒有大規模的軍事活動,這里應該不會有魔族精銳的存在,最多不過是巡邏部隊而已,這樣一來如果有獨眼巨人的幫助,可以為他們緩解很大的壓力。

    可陳福還是不認同開口道“在魔域萬事都要謹慎,“應該”這種詞不該出現在這里,這獨眼巨人簡直就像指明燈一樣,故意吸引著別人過來。”

    雙方各說各有理,秦洛也不好辯駁誰說的有錯,但從他自己內心而言,他還是想把獨眼巨人帶往黃石據點的,不是因為怕其丟失或是盲目自信,而是因為這種強大的戰力,可以為他們之后的考核增添很多選擇,他是隊長,所以他要考慮的更多。

    思慮了片刻,秦洛才說道“就留下來吧,畢竟就算沒有獨眼巨人,我們也不能保證不會遇到魔族不是嗎?幾率都是存在的,有巨人我們確實可以減輕很多麻煩,而且說不定,其他魔族若是從遠處看到這獨眼巨人會以為是同族,而避開也不一定,燈下黑嘛。”

    但陳福還是極力勸說,不贊同此舉,可惜這個時候的眾人經過幾場戰斗的勝利,信心都有些膨脹,已經完全聽不進去了,最后陳福甩袖而出,讓秦洛無奈萬分。

    之后,果不其然,如陳福所說,有著獨眼巨人存在的第九小隊,碰上魔族的幾率變得非常大,僅僅不過半天,就遭遇了三場戰斗,不過還好,都是普通的魔族巡邏隊,其中最強者也不過跟之前的深藍魔騎差不多,有獨眼巨人的幫助,根本毫無壓力,幾場的勝利,讓廉青非常興奮,他時常一臉驕傲的看著陳福,仿佛再說“你看我說的對吧。”

    但陳福還是滿臉的擔憂,并沒有因為幾場勝利而放松下來。

    其實這也能看出在戰爭中,重裝部隊對于普通部隊的威脅到底有多大了,一個獨眼巨人尚且如此,來十個百個……那簡直就是噩夢。

    隨后,在陳福的指引下,他們在荒野中度過了和平的一晚,沒有在遭受到攻擊,接著又是一日的行進、戰斗……直到第三天的晌午時刻。

    越是接近黃石據點,他們遇到的魔族頻率也越來越高,秦洛也不免心中打鼓,是不是真應該把巨人留在一處,等事情結束后再說?可惜,事情的變化并不給他反應的機會……

    一名隱藏在黑色斗篷之下的魔族出現在了他們面前,那如枯木一般的魔杖,讓眾人一下子猜出了他的來歷,都被驚得面無血色。

    “魔族祭祀!!!”

    陳福嘴唇不住的打顫,眼中泛出了絕望,魔族祭祀是一種類似于魔法師的存在,但他們修行的并不是元素與精神而是另一種叫做“祭祀”的魔法,他們將自己的生命或是靈魂獻祭而出,用來換取強大的力量,攻擊手段十分詭異,防不勝防……

    魔族祭祀也是分級別的,由低到高分別為吟唱祭祀、詠歌祭祀、靈魂祭司、長者大祭祀、紅衣主祭。

    可以根據其使用的魔杖來辨別,越高級的魔族祭祀使用的魔杖越趨近于黑色且樣子也會越加精致,這是因為祭祀從頭至尾就只能擁有一根魔杖的緣故,伴隨祭祀修為的加深而發生的變化。

    而這名靜靜的站立在眾人面前的魔族祭祀,看他那枯木魔杖就可以知道這應該是最低級的吟唱祭祀,但眾人并不會就此輕松起來,因為魔族祭祀的數量很是稀少,即便是最低級的祭祀也不是他們可以對付的……

    “嘿嘿嘿,真沒想到,從遠處看到大塊頭原以為是巡邏隊,卻沒想到是你們這群小崽子。”嘶啞的聲音從那漆黑的兜帽之下的傳了出來。

    雖然只是說話,卻在無形之中給了秦洛眾人如山一般的壓力……

    “先下手為強!”秦洛暗道,必須主動尋找一線生機,不然真的死定了。

    雙目低垂之間閃過一律寒光,剎那之間,原地幾絲細沙拂過,其身形便以出現在那魔族祭祀之前,不記身體的承受能力,在零點幾秒之間完成了暴風五重擊第一擊的蓄力,舉劍狠狠的刺了過去……

    “嘿嘿嘿,不自量力的小家伙啊。”吟唱祭祀不屑的聲音傳來,枯木魔杖紫黑色的光芒一閃而過,其前沖的身形霎時被定在了半空之中,秦洛全力掙扎,卻不能移動半分。

    魔族祭祀微微搖頭“小子,不要亂動了,憑你的實力就算把自己弄廢了也不可能出來的。”

    “你想干什么?要殺就殺!”秦洛冷冷的看著魔族祭祀道。雙方的實力差距太大,他已經做不了什么,既然這祭祀還沒有動手殺他不如問清楚他的目的。

    “咚!”

    沒見祭祀做什么,但卻有一種無形的重擊狠狠的砸在了秦洛的心臟之上,悶哼一聲之后嘴角留下了一道鮮血,這……似乎是祭祀的一種警告。

    “秦大哥!!”

    梁初雪見其受傷,自是焦急萬分,法杖揮舞,虛空中光明元素劇烈波動,在半空中形成了巨大的光明圣槍。

    看著那耀眼的光芒,吟唱祭祀發出了極其厭惡的聲音

    “惡心的光明魔法。”

    緊接著,他將枯木法杖重重的點在地上,暗紫色的波紋從腳底擴散而出浮向虛空,然后……

    “噗”

    梁初雪噴出一口鮮血后,無力的倒在地上。這種狀況,讓一旁的元褚等人愣愣的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混蛋!!”秦洛怒罵道。

    祭祀譏諷的聲音傳來“嘴巴干凈點小子,要不是看你天資不錯,早就讓你魂歸九天了。”

    “你到底要!干!什!么!”秦洛深吸一口氣,狠聲道。

    魔族祭祀隨意道“干什么?小子,你今天很幸運,老夫看中你了,這么好的天賦死了可惜,正適合當我的魔仆。”

    秦洛臉色大變,要拼命掙脫這無形的牢籠,竟然要給自己下魔種做那沒有自我的魔仆,這樣還不如殺了他。

    吟唱祭祀無視了在他看來反正已是甕中之鱉的秦洛,轉頭看向元儲一行,冷冷的聲音傳出“雖然你們的天賦不錯,但魔仆只需要一個便夠了。”

    充滿殺意的話語,讓元褚幾人的臉色變得很是難看,但也并不退縮,各自做好了戰斗的準備,即便相差巨大,也要決死一拼……

    “哼哼……”只見吟唱祭祀搖了搖頭,譏諷道“你們真是太傻了,對付你們難道還需要我動手?”

    秦洛聽聞祭祀的話語,身體一僵,旋即怒吼道“快跑!!!”

    “吼!!”

    獨眼巨人發出了驚天的長嘯,原本綠色瞳孔變得通紅無比,而廉青……他已經吐血昏了過去,下一秒……巨人那無比強大的重拳狠狠砸向了眾人,

    “轟!”的一聲大地劇烈震顫,延伸出幾條深深的裂縫。

    還好眾人躲避及時,獨眼巨人這突然的一擊并沒有傷到人。

    “嘿嘿,反應還挺快。”吟唱祭祀那斗篷之下不知是贊揚還是譏諷的聲音傳出,旋即對秦洛道“小子,我很仁慈的,好好看著吧,這是你自己看的最后一場戰斗,看著你的朋友們一個個死在你面前,哈哈哈哈……”魔杖出浮現朦朧的暗紫光芒,籠罩了獨眼巨人,那紅色的瞳孔變得越發深沉,狂暴的動作安靜了下來……

    梁初雪暫時松了一口氣,看向眾人快速道“我來封住巨人的活動,元儲大哥你的力量最強,你和方晴姐一起作為巨人的主攻,其他人輔助。”

    在秦洛無法幫忙的情況下,這個性格很是單純的妹子竟是接管了指揮,很是干脆利落。

    金光飄閃,金光從獨眼巨人腳下緩緩升起,形成了一個圓柱牢籠,將之困在里面,元褚全身脂肪猛烈顫動,竄入圓柱之內,死死的扣住了巨人那粗壯的小腿,讓他不能自由行動,于此同時方晴的攻擊剛好到位,一條火龍攜帶著大量光束席卷而來,這是其他考生的的在夜雨傭兵那里搶來的火武所散發的光芒。

    “轟轟轟!”

    巨響不斷,攻擊全部都命中了巨人,在眾人還未露出高興的表情,只見金色囚籠如煙雨般炸開,而梁初雪嘴角出現縷殷紅,那蒼白色的臉色顯得極為痛苦。

    “轟!”

    一道巨大的紅色光束從獨眼巨人的獨眼中爆射而出,速度很快,直接就命中了一名考生,那考生只來得及露出驚恐神色,就被紅光完全消融了,秦洛咬牙的看著卻又無能為力,他記得那個考生叫做方鵲,是一個很自來熟的少年。

    戰斗不會因為一個人的死亡而停止,獨眼巨人雙臂猛然掙脫了元褚的限制,將之狠狠的踢向了遠處,巨人也不知被吟唱祭祀施加了什么魔法,讓他的實力完成了很大的跨度,如果之前巨人只有靈階的境界,那現在恐怕都有玄階了。

    這樣的狀況著實讓眾考生難以招架……

    “嘭!”又是一名考生被獨眼巨人砸成了血泥,秦洛的雙眼變的通紅,雙手握拳,一絲猩紅的血液從指縫間流了出來。

    “難道真的沒有辦法了嗎?”

    “嘿嘿……當然有。”突然間一個詭異的聲音出現在秦洛的腦海里,但他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失去了意識。

    秦洛突然間安靜下來,讓吟唱祭祀微微一愣,暗道“這么快就崩潰了嗎?真是脆弱的小子啊。”

    旋即轉身看向秦洛,只見那被限制在虛空中的秦洛,原本黑色的瞳孔變成了深藍一片,看起來冷漠無比……

    還未等祭祀有所反應,他的全身閃過一道劇烈的藍光,讓祭祀趕忙遮住自己的眼睛,同時,禁錮秦洛的封印也被莫名解開,剛剛落到地上,秦洛猛然提速并在沖刺過程中完成破風碎影的蓄勢動作,隨后帶著那還未消散的藍光如藍色的閃電一般,直接凌空擊穿了巨人的胸膛。

    “咚!”

    伴隨著巨人的倒下,揚起了片片塵沙,幸存的眾人呆呆的看著秦洛,這是什么實力?

    ……秦洛擊殺巨人之后,藍光逐漸褪去,那深藍的瞳孔變回了黑色,意識恢復的他沒有過多回想剛才自己的變化,而是猛然抱起地上的梁初雪,對眾人怒喊道“快走!!”

    趁著那巨人揚起的塵沙還未消散,猛然朝著一個方向狂奔而去……

    時間回到現在

    逃出魔爪的眾人,都有一種劫后余生的感覺,魔族祭祀并沒有來追趕,這讓他們放心了許多,元褚也回到了隊伍之中,先前他被巨人踹到遠方,并沒有收到太大的傷勢,而且這間接讓他脫離了危機,魔族祭祀早就把他忘了,之后發現戰斗結束的他,順著路線跟上了眾人……

    第九小隊在沉默中前行,其實陳福等人一直都很好奇秦洛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那藍光是什么?

    但秦洛只是默然不語,他看著遠方的天際,摸著自己的心臟,臉色變得很是凝重。
老重时时彩走势图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