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hzbsln.co)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潛龍出淵 第九十五章 武當?少林?古武界

    “叮鈴鈴!”葉翔電話終于響了起來,都一個時過去,他都等得有些心煩意亂。(手機閱讀請訪問m.k6uk.com)

    葉翔道:“陳封,怎么樣?可有查到?”陳封喜道:“皇主,意外驚喜,你來城南金康家園,定然會欣喜!”陳封先賣了個關子。

    “行,等著,我這就起身,很快便到!”葉翔說完后便掛斷電話,走出宿舍。

    從他住宿的區域道城南有點路程,一般人步行需要四十多分鐘,可是葉翔那是一般人,十二分鐘便奔跑到了。

    “皇主!”葉翔來到,陳封從暗中走了出來,躬身說道。葉翔現在勉強也習慣他如此,說了多少遍,但是陳封已經變成牛了,犟牛。

    葉翔道:“陳斌在哪?”陳封道:“不但陳斌在,還有他父親已在,還有合歡宗一個長老!”葉翔臉上綻放喜意,這還真是意外之喜,這個合歡宗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然后對著陳封道:“走,我們去會會這個所謂的合歡宗到底有和特殊之處!”

    倆人順利的進入了陳斌所在的公寓,一進入葉翔無不感嘆這個陳家還真不得了,房間內裝飾都足夠他和母親生活十年八年,這十幾年他家還未找到這么多錢。

    “啊……”一聲聲凄慘的叫聲從地下傳入到葉翔的耳朵中,若非葉翔聽力極好,都發現不了這比蚊子還的聲音。

    “怎得?二十分鐘前還在這里?并沒有人出去,到底去了什么地方?”未發現任何人影,陳封臉色有些掛不住,若真的讓葉翔跑個空擋,那就笑話大了。

    “我隱約間好似聽到了有女子凄慘的叫聲,來自地下,應該有地下密室,我們找找看!”葉翔道。陳封點頭:“是!”

    這個地下室的入口設計的非常隱秘,竟然設在了院子內,害得葉翔和陳封在室內找了近十分鐘。葉翔和陳封兩人站在入口門前,躊躇不已,這道門乃是最新型的電子防盜門,且還是防御型的,純鋼熔煉而成,若要進入里面,定然會有響聲,但是假如有內密道,陳斌父子等人可能會跑路,要進去又不能弄出響聲,有點難辦了。

    “皇主,等嗎?”陳封問語葉翔。葉翔搖了搖頭,對著陳封道:“我看到陳斌家有太筆記本電腦,你去幫我把電腦搬來,密碼鎖我還是在行,記好在弄幾個數據線!”陳封應了下,返身便走了上去。

    輸密碼的外圈乃是橡膠黏合,這對于葉翔來說宛如剝蒜般的輕松,很快便把按鍵扣了出來,剝了兩個線子,接下來就好辦了。不一會兒,陳封回來了,葉翔快速把線連接上電腦,手指輕輕在鍵盤上敲打,他控制的力道非常好,沒有多大的聲響。

    五分鐘不到,門內就傳出機械松動的聲響,門開了,首先傳入葉翔兩人耳朵中的便是凄厲的慘叫還有男人喘著粗氣的聲音和接觸發出的聲音。

    “靠,不會吧!”葉翔夸張說道,地下室有四個房間,而所有聲音是從一個房間中傳出,那這很明顯,三個人在同一個房間中做著那樣的事情,最主要的是竟然是開著門的。陳封莞爾,這樣的事情他見得多,已經習慣。

    兩人無聲無息靠近房間,葉翔探了個頭進去,里面不堪入目,七具**身體橫七豎八,三男四女,三個男人不斷歡悅,好似在比賽,那仿若按裝上了電動馬達,永不停息,床鋪上,陳斌和一個中年男人,也就是陳方羽兩人是吃著碗里,搶著鍋里,還有那個古稀之年的老爺子在沙發上,葉翔都不得不感嘆他身強力壯。

    但是葉翔眼里殺意浮現,這三人真乃是畜生行為,四個女人身上鮮紅泛青,都是拇指巴掌印,李怡欣現在麻木了,痛在心中。

    “實在想不到,你們真的很會玩!”葉翔的聲音憑空而落,宛如驚雷炸響,三人的馬達豁然斷電,驚色看著葉翔。不待幾人說話,葉翔再次道:“陳斌,想不到,竟然真的是你,還有你父親,只不過你們這些事情就不用我來管了!”葉翔身影一閃,后天七重的陳方羽與明勁三重的陳斌來不及反應便被踢飛了出去,最先傳出的乃是骨頭斷裂的聲音,緊接著是兩人痛苦的慘叫。

    葉翔可不是只是踢飛出去,葉翔廢了他們,陳斌被他震碎了經脈,其父被他踢破了丹田,兩人如同嬰兒般脆弱,不堪一擊。

    “葉翔,你竟然廢了我!”陳斌發狠指著葉翔,陳方羽的眼神更是森冷恐怖,他身體中的真氣潰散,這可是他耕耘了很久才修煉出來的真氣。

    陳封當然不會無動作,葉翔動手,他也早準備好了,合歡宗長老,他正想戰個痛快呢。吳平墉丟棄了李怡欣,赤身攻向陳封,不覺得羞恥,李怡欣落在地上,發出一身慘叫,甚是凄慘。

    只聽得吳平墉身體中傳出一聲響動,勁力全部爆發,如山洪之涌,陳封同樣先天真氣爆發。

    “砰!”兩人拳頭相碰撞,發出一聲渾厚聲音。陳封后退幾步,而吳平墉則是飛撞在了墻上,身體傳出一陣悶吼,落入了下風,只見他冷冷站了起來,沉聲道:“先天強者,你是誰?”陳封懶得和他言語,在次撲殺而去,只見得陳封右拳以詭異的角度出拳,瞬間便能感覺到氣息強橫了數倍。

    葉翔心中想道:“這便是陳封有的武技了,滿強悍的!”

    吳平墉體內勁氣爆發,同樣也是一種外家拳法,在次和陳封碰撞,只是這次就傷得嚴重多了,吳平墉被陳封一拳轟飛,撞在墻上的紅木板上,這紅木板猶如玻璃一般碎了一地。

    “噗嗤!”一口鮮血從吳平墉的嘴中直噴而出,葉翔能感覺道他的臟腑受到了震動,有著裂縫,受傷不輕。葉翔撤了張床單蓋在李怡欣身上,并把她扶在了沙發上坐好,眼中沒有幸災樂禍。李怡欣看著葉翔平靜的那雙眸子,心中無盡的后悔終于彌漫出來,原來自己曾經真的很幸福,很幸福,所有的一起都是自己作孽,如他所說自己不配擁有幸福。

    “合歡宗?算了,這樣的事情和我沒有多少關系,讓他們自己去頭疼吧!”葉翔看了眼吳平墉,現在他興趣懨懨。于是站起便打起了電話,這次非是林宏博,乃是葉國志。

    “哎呦,臭子,你會打電話給我!”葉國志接起葉翔的電話,有些興奮。

    “再次抓到一個人販子據點,好像有個牛逼的人,要不要?不要我剁了!”葉翔聲音中沒有歡喜,沒有激動,仿若是在和陌生人談話。葉國志:“子,過分了啊,再怎么說我也是你三叔……”葉翔平淡的說道:“我掛電話了!”葉國志急道:“等等,什么地方?”

    “城南金康家園!”

    聽著電話里面嘟啊嘟的聲音,葉國志眼睛都產點綠了,然后壓下心中的火氣:“龍炎,跟我去執行任務!”龍炎筆直身軀:“是!”

    李怡欣等四個姑娘在葉翔電話期間也穿了些衣物,不在赤身,引人犯罪,看向葉翔,甚為感激。

    “葉翔,放了我,我給你一百萬!”陳斌知道現在成為了階下囚,他現在唯一的資本便是這個了。“不錯,葉翔同學,只要你放了我們父子,我們陳家所有家產都是你的,我們陳家資產最少有上千萬,只求葉翔同學放了我們,都是你的,如何?”陳方羽比起他兒子就大方得多了。

    “你們現在要做的就是閉上嘴,你們那些個骯臟之錢我葉翔花不起!”葉翔冷眼說道,身上一股氣勢爆發,壓得陳斌父子絲毫不敢動彈,瑟瑟發抖!李怡欣眼眸中露出森然的恨意,對著葉翔說道:“葉翔,我們可以報仇嗎?”葉翔點頭:“你們隨意!”

    只見李怡欣順手拿起在房間中茶幾上一個煙灰缸,慢慢走向陳斌。“李怡欣,你要干什么?我告訴你,你最好不要亂來,啊……”陳斌還想威脅李怡欣,只是此刻李怡欣怎還會聽他的危言?那煙灰缸向著陳斌的頭奮力砸。其余三個女人也勾起了怒火,撲向陳方羽

    “先天高手,哈哈,好一個武當,好一個武當派,我合歡宗認栽了,你能告訴我你的師傅是武當那位前輩嗎?”吳平墉坐靠在墻根腳,神色苦澀,怎么都沒有想到葉翔年紀輕輕竟然已經是先天高手了,天賦實在太過驚人了。

    “武當?”葉翔皺眉,疑問道:“那有少林、峨眉嗎?”陳封低聲道:“皇主,以后我在與你普及下!”葉翔點了點頭,而吳平墉未在問語,他看出來葉翔對于古武界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嗚嚕嚕!嗚嚕嚕!……”外面有所動靜了,應是葉國志到了,陳封點了下頭便走了出去。陳斌和陳方羽已沒有人形,怎一個慘不忍睹,那模糊殘跡的臉都能讓人為之膽寒了。

    ……
老重时时彩走势图360